先锋玖玖网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武侠玄幻» 迷情仙(序-1)

迷情仙(序-1)
发布时间:2019-07-07 02:00:48   浏览次数:235

序章女人



? ? 深夜



? ?女人,全裸的女人,肌膚白如玉脂,而且修長矯健,沒有一絲贅肉,身材和

容貌都美絕人寰。如果讓別人看到了,準會以為那是一個赤裸的仙子,如果不是

她正在做著這事的話。



? ?男人,全裸的男人,英俊的容顏讓每個女子都難以抵抗,一身雪白的肌肉竟

然和女子一樣白皙。在別人想來,他不過是個俊美書生罷了,想不到他卻已經在

美人身上馳騁了半夜,到現在力量仍然如此強勁。



? ?女人和男人緊緊貼在一起,肉體和肉體彼此交融,富有韻律的顫動,皮膚上

都汗津津的,在燈下閃閃發亮。



? ?女人雙目迷離,一張嘴便吐出一口濃濃的酒氣,也不知喝了多少酒。



? ?男人卻很清醒,他時不時將女人翻轉,換一個新的姿勢,但胯下的巨物速度

始終沒有變慢,一下一下將女人下身搗出水花。



? ?終于,女人轉了個圈,面對男人了。她一邊上下聳動著,一邊伸出玉手,撫

著男人的臉,癡迷的說:「妳是我的丈夫嗎?」



? ?男人笑著說:「我現在在操妳的穴,怎麽不是妳丈夫?」



? ?女人癡癡的說:「是嗎?那我們是何時成親?何時拜堂?何時入的洞房?」



? ?男人依然笑著:「這麽久的事情,我如何會記得?」



? ?女人呵呵笑起來,說:「那妳記不記的,成親那天,妳喝的酩酊大醉,不省

人事,被弟兄們抬進的洞房?」



? ?男人笑道:「我最愛的女人成婚了,我當然要喝的大醉才行。」



? ?說著,男人又將女人換了個姿勢,讓她坐在自己胯間,女人立刻左腿盤住他

的腰,右腿纏住他的腿。動作很不容易,但女人卻做的很輕鬆。



? ?女人主動迎合著男人的撞擊,下身的小口一下一下將男人的巨物盡根吞入。



? ?她吻了男人一下,又問:「那一晚,妳和我做了幾回?」



? ?男人說:「妳不是說我醉了麽?我哪裏知道?」



? ?女人笑了,說:「對的,那一夜,妳沒有和我做。」



? ?男人加緊頂了幾下,頂的女人忍不住陣陣呻吟。「所以,現在我要多補償妳

一些,還要加上利息……」



? ?女人不住的嬌吟著,但是很快就嬌弱無力了,因為她今天實在被幹了太久。



? ?終于,她難以支撐,嬌羞的伏在男人懷中,閉上一雙美目,喃喃道:「我好

累……想睡了……」



? ?男人撫著她如瀑的秀發,說:「那妳便睡吧。」



? ?女人卻說:「不,等我睡過去了,妳就會不再操我了,妳會偷偷離我而去。」



? ?男人說:「不會的,我會一直幹妳,直到妳早上醒來,會發現我還在幹妳,

睡吧。」



? ?男人的動作越發輕柔,一下、一下輕輕的按摩著女人的體內。女人在這溫柔

的舒適快感中,微笑著沈沈睡去。



? ?男人按照約定,繼續一下一下的幹著女人……



************



? ?中午。



? ?赤裸的女人在陽光下,肌膚更顯的白凈,仿佛要泛出光來。



? ?她正躺在一條小船上,小船在湖中輕輕的搖擺。



? ?一個男人正壓在她身上,全裸的男人,皮膚黝黑,身材高大魁梧,動作剛勁

有力。他一下一下重重的挺入女人體內,把小船壓的直往下沈,好像要把這仙女

一樣美麗的女子幹到水底去才罷休。



? ?女人雙目迷離,一張嘴便吐出一口濃濃的酒氣,也不知喝了多少酒。



? ?男人的動作很單調,就是一下一下的不停抽插,但是抽插的幅度極大,每一

次抽出都將女人陰道的嫩肉翻出,每一次插入都將女人的肚子都頂的隆起。而且

他仿佛有用不完的力氣,一個時辰、兩個時辰,仍然不見疲態。



? ?女人眯著眼,十分享受,她伸出修長的玉臂,環保住男人黑漆漆的脖子,銷

魂的問:「妳是我的丈夫嗎?」



? ?男人呆了呆,問:「為什麽妳會這麽問?」



? ?女人輕笑著,說:「為什麽妳不敢答?」



? ?男人狠狠頂了女人兩下,頂的水花四濺,發出哦哦的美吟:「我當然是妳的

丈夫,我就是妳愛的死去活來的丈夫啊。」



? ?女人嬌笑著,又問:「那妳記不記的,成親那天,妳喝的酩酊大醉,不省人

事,被弟兄們抬進的洞房?」



? ?「這……」男人有些許尷尬,「那是老二和老三嫉妒我,一直給我灌酒,所以

難的醉了一回。」



? ?大概是為了證明自己的真實實力,男人有力的雙手抓緊了女人的腰肢,發力

猛幹起來,那動作不似在歡愛,倒像是在強姦。



? ?但是女人不但沒有感到痛苦,反而更加歡愉,她抬頭,櫻紅的小口貼上了男

人的大嘴,一邊承受猛力的衝擊,一邊盡情擁吻。



? ?過了好一會兒,她香滑的舌頭才從男人嘴裏收回,又問:「那一晚,妳和我

做了幾回?」



? ?男人又愣了一下,說:「我、我喝醉了,大概一、一次吧……」



? ?女人笑了,說:「對的,那一夜,妳破了我的處,然後就睡著了。」



? ?男人黝黑的臉都泛紅了,他感到無地自容。現在他唯一能夠回應的方式,就

是大力的操她,更大力的操她,操到她求饒為止。



? ?女人的肚子一下一下被頂起,男人的長槍早已深深插進她的肚子裏,在神聖

的宮殿裏肆意翻騰,她仰起頭,放聲浪叫起來……



************



? ?黃昏。



? ?女人的裸體被夕陽照的一片金黃,每一寸肌膚都在燁燁生輝,仿佛光滑的鏡

面,煥發出動人心魄的美感。



? ?她正躺在花園的草坪上,讓柔軟的青草摩擦她的肌膚,又將大股大股的汁液

澆灌草地。



? ?一個男人,全裸的男人,正在慢吞吞的操她的穴,悠閑的好像是在坐太師椅。

他須發皆白,身材瘦小幹枯,竟是一個老頭子。



? ?女人雙目迷離,一張嘴便吐出一口濃濃的酒氣,也不知喝了多少酒。



? ?男人花樣很多,不但陽具在女人體內攪動不休,手腳也不閑著,捏弄女人富

有彈性的每一寸肌膚,嘴巴更是把女人高聳的雙乳上上下下吃了個遍,舔的那對

乳峰發紅發脹,更顯挺拔,鮮紅的乳頭高高凸起。



? ?女人嘴裏「嗬嗬」的叫著,雙手十指抓住地面,掐進了泥裏。



? ?她忽然睜開雙眼,喘息著問:「妳是我的丈夫嗎?」



? ?老頭悠哉悠哉的笑道:「不是。我這麽一個糟老頭,怎麽會是仙女妳的丈夫

?」



? ?女人嬉笑起來,伸手輕輕拍著老頭的臉,在上面留下道道泥痕。「妳又在戲

弄我了,妳不是我的丈夫,誰是我的丈夫?」



? ?老頭笑眯眯的反問:「既然妳知道,為什麽還要問我?」



? ?女人嬌嗔起來:「妳這壞人,衹許妳調戲我,不許我作弄妳?」



? ?老頭笑道:「我幾時說過不許了?妳有什麽想問,盡管問好了。」



? ?女人嫵媚的笑著,伸出香舌,舔去老頭臉上的泥巴,問道:「那妳記不記的,

成親那天,妳喝的酩酊大醉,不省人事,被弟兄們抬進的洞房?」



? ?老頭哈哈大笑:「哈哈哈,我那衹是裝醉,實際上清醒的很。」說著,他拍

拍女人的屁股。女人心領神會,知道他要幹什麽,默契的翻過身來,像條狗一樣

趴在草地上,撅起滾圓的大屁股,叉開雙腿。



? ?「再翹高一點!」老頭說著,一巴掌拍在屁股上,一聲脆響,留下了五道紅

色的指印。



? ?「噫!——」女人叫了一聲,下體湧出一大股水,順從的把屁股抬高,膝蓋離

開了地面,雙腿大大分開,和地面形成一個三角。



? ?老頭就這麽站在女人身後,輕輕一送,把陽具再度插入水淋淋的蜜穴。



? ?女人一下一下承受著撞擊,一對豪乳一下一下刮擦著地面,被無數的草葉磨

的瘙癢無比。



? ?她喘息著,努力問:「那一晚,妳和我做了幾回?」



? ?老頭說:「數不清了。」



? ?「怎麽會數不清?」



? ?「因為那一夜我們根本沒有睡,我的雞巴一直沒離開妳的騷穴,一直做到了

天亮。」



? ?女人的臉紅了,雙目出神,微笑著回憶當時的情景,呢喃道:「對的,那一

夜,妳一直在發情,我一直在發浪,我們就那樣操啊操啊,好像永遠都不會停……」



? ?女人喃喃的夢囈著,身體卻早已被慾火焚到了頂點,在老頭的淫弄下一泄再

泄……





第一章 鳳仙



? ? 一條魁梧的大漢舒服的斜躺在座椅上,長刀倚在扶手上,染著深紅色的鮮血。



? ? 本來,這個房間也和這張座椅一樣,舒適而典雅,然而現在,屋裏血流遍地,

慘不忍睹,一具男人的無頭屍體倒伏在地,散發出刺鼻的血腥味。



? ? 大漢名叫白龍,不知道這是他的本名還是他的外號,因為以前江湖上從來沒

有出現過這麽一號人。



? ? 「真沒勁。」白龍一手握刀,一手撐著頭,自言自語的說:「還號稱江東大

俠,這麽不堪一擊,功夫還不如他老婆。」



? ? 窗外傳來斷斷續續的女子呻吟聲,好像在受著痛苦的折磨,但聲音有些嘶啞,

有氣無力的,不知道已經喊了多久。



? ? 白龍身邊一個矮個子男人低頭哈腰的說:「不是江東大俠常飛萍不強,是白

爺您的武功驚世駭俗,常飛萍哪裏是您的對手?況且,常氏夫妻二人,向來是夫

妻聯手,刀劍合璧,才能發揮最強威力,武林中罕有對手。今日兩人被白爺分開,

自然本事就大打了折扣。」



? ? 白龍感到很不悅。這人雖然是在恭維他,但這話聽著卻好像是說他趁人之危

勝之不武似的。矮個的男人也忽然發覺失言,嚇的額頭直冒汗。



? ? 白龍瞅了瞅地上的屍體:「可惜,人已經死了,他們夫妻也沒法再合璧了,

是不?」



? ? 「是是是,白爺妳就不用再挂唸這事了。」矮個男人連忙說。



? ? 「不,我偏要跟他們兩個再鬥一鬥。」白龍不依不饒。



? ? 「這、這……」矮個男人瞠目結舌,不知如何是好。



? ? 白龍抬頭看了看窗外,說:「他老婆呢?怎麽沒聲音啦?」



? ? 說到江東大俠的妻子楚飛月,矮個男人不禁露出了姦邪的笑容:「多半是沒

力了吧,都一夜了,加上之前被白爺您打了一掌,再強的人,也撐不住啊……」



? ? 白龍呼的站起身,說:「走,出去看看。」



? ? 一走出房門,立即看到院子裏白花花一片。



? ? 院裏有十幾個人,全部都一絲不挂,所以當然是白花花一片。可是,那十幾

個男人的膚色有深有淺,白的不好看。最白、也最好看的,是被十幾個男人圍在

中間的唯一一個女人。



? ? 這女人真是名副其實的白花花一片。不僅是她的肌膚本就白如冬雪,而且是

因為此刻她身上沾滿了白色的漿液,漿液又不斷從她的肌膚上流下來,把她躺的

石桌也變的白花花一片,還從桌子邊緣不斷滴答滴答的流下來。



? ? 這個赤裸的被精液包裹的女人,就是已死的常飛萍的妻子,以劍法和美貌名

動江湖的女俠。武林中給她起的雅號叫做「美劍仙」。



? ? 可是現在,曾經的美劍俠躺在自家的院子裏奄奄一息,兩條修長的美腿大開,

無力的挂在桌沿,雙腿之間肉穴洞開,還在汩汩的往外冒著男人的漿液。



? ? 矮個的男人看到這一幕,眼中忍不住淫光四射,和那十幾個男人一樣。白龍

卻面色不改,問:「怎麽樣了?」



? ? 男人們大笑著回答:「稟龍王,這娘們真是極品,弟兄們全都已經操了兩輪

了,還是意猶未盡呢!」



? ? 「嗯。」白龍走到楚飛月跟前,捏住她的下巴抬起她的頭。



? ? 美劍仙楚飛月的兩眼睜著,卻空洞無物,她醒著,卻已經失去了意識,就好

像死了一般。



? ? 矮個男人問:「她快不行了吧?」



? ? 白龍冷笑道:「哼,如果她死了,我倒是沒興趣了。如果她能活下來,才能

當我的對手。傳我的命令,暫時先不回去,所有人再幹她一輪,如果她死了,就

和她的死鬼男人丟一起,如果她還能活著,就洗幹凈帶來見我。」



? ? 「是!」白龍從來嚴厲無情,說一不二,這次聽說老大寬限了娛樂的時間,

在場的男人們都喜出望外。何況這個美麗的女俠的胴體真是讓他們慾罷不能,當

即一個個挺起陽具,又頂進女俠的肉穴……



? ? 楚飛月衹能發出一聲無意識的哀鳴,空洞的眼中流出一行清淚,和臉上的漿

液混雜在一起……



************



? ? 終南山上,本該是遊人雲集的時節,可是今天山上卻寂靜無人。



? ? 因為山巔之上,正站著三個煞星!他們就是新近崛起的大漠三雄,三人各有

一種絕世武功,令武林中人聞風喪膽。



? ? 今天他們要約戰當今天下第一劍客,武林盟主風鳴天。他們已經打定主意,

要以三打一,雖然會被人說勝之不武,但是這場衹要贏了,他們就天下無敵!風

鳴天雖然武功極高,但他們三個人每一個在江湖上都沒有遇到過對手,如今三人

聯手,信心十足。



? ? 可是,約定的時辰就要到了,武林盟主風鳴天連個影子都沒有。



? ? 莫非他知難而退,不敢赴約?



? ? 大漠三雄得意大笑起來,準備大肆慶祝勝利。



? ? 三雄中的老大天狂說:「既然風鳴天不敢來,我們就到他家去挑戰,看他敢

不敢應戰!」



? ? 老二地妄說:「好好好!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我們就去他家,再通告一大

群武林人去觀戰,看我們三兄弟如何大獲全勝。」



? ? 老三海傲說:「我倒是有個主意,管教風鳴天不敢跑。」



? ? 「是什麽主意?」



? ? 「風鳴天的老婆,可是武林第一美人瑤夢盈。我們可以告訴風鳴天,若是他

不應戰,便將他老婆送給我們兄弟。」



? ? 天狂和地妄聽的心花怒放,不禁問道:「武林第一美人有多美?」



? ? 海傲說:「我也沒有見過,但是,聽說那瑤夢盈,外號‘水月觀音’,有閉月

羞花的容貌,跟觀音菩薩一樣超塵脫俗,若能一親芳澤,這輩子就無憾了。」



? ? 天狂大喜道:「好好!等我們打敗風鳴天,把他老婆抓了來,三兄弟共享!」



? ? 忽然,他們同時聽到,一個聲音仿佛從天邊飄飄忽忽傳來:「妳們就是大漠

三雄?」



? ? 三人吃了一驚,往山下看去,衹見一道白色人影,如一道青煙,輕飄飄便來

到了山頂。



? ? 那是一個白衣女子,一襲輕紗白衣微塵不染,潔白如雪,氣質如仙。衹可惜

她用白紗遮住了面容,看不清她的容貌,但衹是她婀娜縹緲的身姿,已經可以使

任何男子著迷。



? ? 大漠三雄都呆了好一會兒。還是海傲先反應過來,問:「妳是誰?知道我們

不許閑雜人上山嗎?」



? ? 那女子冷然道:「我不是閑人。我就是妳們說的‘水月觀音’瑤夢盈。」



? ? 大漠三雄大吃一驚,天狂問:「妳丈夫風鳴天沒來,怎麽妳卻來了?」



? ? 女子答道:「妳們這種貨色,根本不用鳴天出場,讓我就足夠打發妳們了。」



? ? 大漠三雄爆笑起來,笑的肚子都疼了。「妳一個女人,還想挑戰我們三兄弟?」



? ? 瑤夢盈淡淡說道:「妳們最好不要把我當成女人。」



? ? 地妄說:「妳說妳是瑤夢盈,如何證明?」



? ? 瑤夢盈回答:「能擊敗妳們就行了,要什麽證明?」



? ? 天狂何曾被一個女人如此輕蔑過,不由惱火起來,說:「那妳把妳的面紗摘

了,讓我們瞧瞧妳是不是如傳說中那樣美?」



? ? 「摘了又何妨?」瑤夢盈想也不想,隨手就褪去了面紗。



? ? 大漠三雄齊齊倒吸了一口冷氣,呆在原地許久。



? ? 美!太美了!不似人間之人,若是天上有神仙,大概也不過如此了。



? ? 面對三條大漢無禮貪婪的目光,瑤夢盈絲毫沒有慍怒,衹是用那清冷的表情

看著他們。「但代價是,妳們都不能活著下山了。」



? ? 天狂吞了口唾沫,大膽的說:「妳覺得妳能打贏我們?」



? ? 「那是自然。」



? ? 天狂說:「好,那我們打個賭。若是妳贏了,我們三個就給風鳴天當小弟,

隨意差遣;但若是妳輸了,嘿嘿……」



? ? 天狂還沒說完,瑤夢盈漠然道:「若我輸了,也任由妳們處置好了。」



? ? 大漠三雄大喜,連忙問:「妳想先挑戰哪一個?」



? ? 瑤夢盈輕輕冷笑:「我三個一起打。」說著,衹見倩影一閃,她已來到三人

跟前,同時向三人出手!



? ? 大漠三雄大吃一驚,想不到這個武林盟主夫人如此大膽,竟然同時對付他們

三人。



? ? 然而瑤夢盈確實不容小覷,她身形極快,一把劍同時攻向三人,三人好像都

有一個瑤夢盈在和自己交手,仿佛一人三化。



? ? 但大漠三雄也不是浪得虛名。他們立即施展起強橫的武功,與瑤夢盈交手。



? ? 突然,瑤夢盈劍光連閃,瞬間刺中老大天狂的雙臂數劍。



? ? 可是天狂竟然毫發未損,劍尖迸出火花,好像刺在鐵塊上一般。瑤夢盈不由

一驚,這天狂竟然練到了刀槍不入的地步。



? ? 老三海傲冷笑一聲,趁機雙掌發出,瑤夢盈和天狂纏鬥不及閃躲,衹能和海

傲對了一掌。



? ? 突然,她感到手上一股徹骨的寒冷,一看左臂上竟然結了一層冰!



? ? 正在這時,一道烈焰劈下,是老二地妄的烈焰掌。剎那間瑤夢盈衹能以凍僵

的左臂去擋,衹聽一陣碎裂之聲,那冰凍的袖子,被擊成了無數碎片,一條如雪

似玉的胳膊完全露了出來。



? ? 僅僅一條胳膊,就將大漠三雄看呆了,竟忘了趁勝追擊。



? ? 瑤夢盈面露訝色,這三兄弟果然真的練成了不世神功!她這次是有些輕敵了。



? ? 天狂大笑道:「瑤女俠,要不停手投降吧,妳看到了我三兄弟的武功了,那

可不是鬧著玩的,一不留神就會皮開肉綻啊。要不妳乖乖來伺候我們三兄弟,以

免皮肉受苦。」



? ? 瑤夢盈冷笑一聲,說:「若是早知道妳們的實力,我也就不用留手了,注意

了,接下來一招決勝負。」



? ? 話音未落,瑤夢盈急動,飛劍直取天狂。



? ? 天狂大喝一聲,仗著刀槍不入的身軀,一手抓下,衹覺手中一軟,定睛一看,

手中抓到的是瑤夢盈的絲衣。



? ? 海傲正要出手,忽然看到一個衹著內衣的絕色美人出現在面前,玉臂香肩,

歷歷在目,不由一呆。



? ? 就在這一剎那,瑤夢盈的劍已經刺進了海傲的胸膛。海傲立即像抽了氣的皮

球,癱軟下去。



? ? 天狂大叫一聲,撲了上來。瑤夢盈立即棄劍,雙掌一下拍在天狂心口。



? ? 天狂身體毫發無傷,但是心脈卻被一股柔和而強大的內力震斷。



? ? 地妄嚎叫了一聲,雙掌一揮,內力全力發動,頓時一大團烈焰掃向瑤夢盈。



? ? 火光卷過,瑤夢盈身上內衣,被燒的一幹二凈,每一寸肌膚都顯露在陽光下,

每一寸肌膚,都堪稱完美。



? ? 那一雙美乳,原來是那麽大,而且形狀挺拔渾圓。那一對美臀,呈完美的半

球形,矯健光滑。還有那最隱秘的私處,也一覽無餘。那裏竟然光滑無比,沒有

一根毛發!



? ? 地妄如遭雷擊,完全呆住了,忘記了厮殺,忘記了仇恨!



? ? 瑤夢盈搖曳的身姿飄到他面前,在他頭上拍下一掌。



? ? 威震江湖的大漠三雄覆滅了。



? ? 瑤夢盈傲立在山巔的陽光中,仿佛一尊神女雕像。



? ? 忽然她見到山下有人跑上山來,連忙去穿衣。



? ? 衹是,瑤夢盈的內衣已被燒光,這卻不曾預料,衹能穿好那件白紗外衣,內

中肌膚隱約可見,不過也沒有辦法了。



? ? 來的是她的侍女可心。雖然衹是一個年輕少女,但是她的瑤夢盈指點,輕功

已有相當火候,跑上山來氣不喘面不紅。



? ? 「夫人,大漠三雄解決了嗎?」她看看地上躺著的三個男人。



? ? 「解決了。有什麽要事嗎?」



? ? 「是的,老爺召集天下武林名宿,馬上要召開武林大會了。」可心急急忙忙

說。



? ? 「什麽?武林大會?為了什麽事?」瑤夢盈不禁有些驚訝。



************



? ? 江湖中出大事了。武林盟主風鳴天廣發英雄帖,要召開多年不曾舉行的武林

英雄大會。少林、武當、峨嵋、丐幫、唐門、東海、昆侖、五毒八大門派掌門都

匯集到了風鳴天的風劍山莊,而且個個如臨大敵。



? ? 短短一個月之內,河北大俠被劈成兩半,全家被屠;南海大俠自刎而死,他

的獨生女兒遭輪姦致死;中原大俠經脈盡斷,雖然逃的一命,卻已成廢人;江東

大俠身首異處,其妻「美劍仙」楚飛月失蹤。武林正道的五大俠客,如今衹剩下

一個關西大俠莫不為了。



? ? 更令人吃驚的是,武林白道的大敵,誰都不敢輕易招惹的魔教,竟然一夜之

間銷聲匿跡!據黑道上傳出的消息,魔教總壇突然遭數名絕世高手襲擊,魔教首

腦幹部幾乎被一網打盡,龐大的勢力瞬間土崩瓦解。



? ? 但是,這個摧毀黑白兩道的強大勢力到底是什麽人,武林中至今全然不知。



? ? 武林盟主風鳴天,自從十年前娶了江湖第一美人瑤夢盈之後,就天下太平無

事,再沒有召開過武林大會。然而不得已,風鳴天如今再次召開武林大會,召集

各大門派聯手對付這個來歷不明的敵人。



? ? 另外,很多來參加大會的人心底下還有個私願,那就是當年的武林第一美人

瑤夢盈雖然盛名遠播,但是卻沒有幾個人見過她真容。是當時的武林第一美人,

峨嵋派掌門雪花仙子見到她之後,主動宣布放棄了武林第一美人的稱號,瑤夢盈

的美名轟動了武林。但是不久之後,她就嫁給了武林新任盟主風鳴天,絕跡江湖,

不知多少豪俠引以為憾。這次武林大會,作為風劍山莊女主人,多半會出現,人

們都希望能見一見她的真容。



? ? 三天後,就是開會之期,但是昆侖派和東海派掌門還沒趕到。



? ? 昆侖派掌門拂玉真人正在燈下獨自飲茶。這茶不同尋常,乃是用天山雪蓮、

羅布泊的白茶,加昆侖萬年冰煮成,倒入茶杯異香撲鼻,拂玉真人每晚都要喝一

壺,然後打坐修煉辟谷。



? ? 忽然,拂玉真人放下手中的半杯茶,好像自言自語說:「窗外的客人,何必

在外面不動?要吹一夜冷風嗎?」



? ? 窗戶吱呀一聲打開了,露出一個女孩子的頭。



? ? 那是一個極其嬌美可愛的女孩子,連心無雜唸的拂玉真人都心動了一下。



? ? 女孩笑嘻嘻的說:「對不住,我是不能進妳屋子的。」



? ? 「為什麽呢?難道我會吃了妳?」



? ? 「嘻嘻,不是啦,真人妳怎麽會吃我呢?可是啊,我卻會吃掉妳哦!」



? ? 拂玉真人啞然失笑:「怎麽會?難道妳是女鬼?」



? ? 「沒錯,我就是女鬼。」



? ? 拂玉真人笑道:「我不信。哪有這麽可愛的女鬼?」



? ? 「要是不信,敢不敢跟我走一趟呢?」



? ? 拂玉真人皺皺眉:「現在?」



? ? 「就是現在。外面月黑風高,真人妳怕不怕啊?」女孩做了個鬼臉。



? ? 拂玉真人冷笑道:「那就走吧。」



? ? 深夜,一個少女領著一個老道士,在森林中行走。換做尋常人,衹怕已經嚇

到腿軟,但他們兩個卻好像在花園散步一樣。



? ? 「妳叫什麽名字?」拂玉真人問。



? ? 「我叫黃鸝,兩個黃鸝鳴翠柳的黃鸝。」少女嘻嘻笑著。



? ? 「妳的輕功很好。」



? ? 「是啊,不衹是輕功,我還有很多功夫呢!」黃鸝向拂玉真人拋了個媚眼,

表情曖昧。



? ? 「我們要去哪裏?」拂玉真人不動聲色。



? ? 「就在前面。」黃鸝指了指,前面的一片空地。



? ? 拂玉真人心想,如果他們想暗殺我,在樹林裏是最好的機會,到了空地上,

他們可就一點機會都沒有了。



? ? 遠方忽然蹄噠蹄噠響起了馬蹄聲,還有車輪轉動的聲音。拂玉真人立即提高

警惕,一衹手放到劍柄之上。



? ? 一輛馬車開到了空地上。車身相當大,長寬高各一丈三尺。車外面全部漆成

黑色,連拉車的四匹駿馬也全是黑色。但是,車上卻沒有車夫。



? ? 「這是誰的車?」



? ? 「這是鬼的車,登上此車,就會被鬼怪攝去魂魄,變成傀儡!我家主人就在

車上,真人妳敢不敢上去?」



? ? 拂玉真人沈默了一會兒,忽然哈哈大笑:「我本修道人,難道還會怕鬼怪?」

他大步流星走到馬車前,翻身進門。



? ? 車裏和車外完全不同。車外黑暗恐怖,但車裏卻極其奢華堂皇。但這些都不

重要,重要的是,車裏衹有一個女人。



? ? 如果她就是鬼怪的話,那麽地獄就是天堂。



? ? 太美了。



? ? 但是拂玉真人依然保持鎮定,修道多年,他的定力當然不是普通人可比。



? ? 「妳就是攝人魂魄的鬼怪嗎?」拂玉真人不由微笑道。



? ? 女人慵懶的半臥在車榻上。一條名貴的毛毯蓋在她身上,卻露出雪白的肩頭

和完美的容顏。



? ? 她笑道:「這要看真人願不願意給。」



? ? 拂玉真人說:「我當然不願意。」



? ? 女人不急不惱,卻說:「想不到,真人如此無情。我有點惱了。」



? ? 拂玉真人說:「我本是修道人,修天道則無人情。姑娘惱了想怎麽辦?」



? ? 女人嬌聲道:「我這個人很奇怪,一惱就發熱。」



? ?「發熱就吹吹風。如果姑娘有時間,可以到我昆侖山上去看看雪景,保證妳再

怎麽惱都不會熱。」



? ? 「昆侖山我會去的,但不是現在。那麽現在,真人可否幫我把這熱死人的毯

子掀了?」



? ? 「當然可以。」拂玉真人手輕輕一揮,整張毯子就飛起來,卷成了一卷落到

旁邊。



? ? 他的瞳孔猛然收縮。



? ? 毯子下的女人一絲不挂!而且,這精致的身軀線條,如同一尊完美的玉雕!

拂玉真人平生從未見過女人的裸體,但是他深信,世上不會有幾個女人的身體,

比她更美。



? ? 女人笑了,好像這一切早已在她預料之中:「那麽真人,現在妳想幹什麽

呢?」



? ? 拂玉真人問:「妳叫什麽名字?」



? ? 「名字衹是虛無的東西。」女人笑道,「衹有眼睛看到的,手裏摸到的,

才是真實的。」她挺了挺胸,一對渾圓的乳房在空中輕輕抖了兩抖,充滿分量

和彈性。



? ? 拂玉真人哈哈大笑起來:「行了,叫妳們主人出來。」



? ? 女人臉色一變:「真人什麽意思?」



? ? 拂玉真人說:「我的意思是,妳不夠格跟我說話!叫妳們主人出來吧。」



? ? 女人咬著牙,怒視著他,好像要把他一劍捅死。而拂玉真人不慌不忙,好

像在等她出劍一樣。



? ? 忽然,夜空中傳來一陣叮鈴清音,仿佛仙樂一般。



? ? 鬼車頂忽然開了一個口,一道身影直落入車中。



? ? 又一個女人。但是這個女人的高貴氣質,一下子把赤裸的女人壓的黯淡無

光。



? ? 「紅鸞,妳出去吧。」女人下令。



? ? 「是。」裸體的女人低頭行禮,也不穿衣服,就這麽光溜溜的走下車去。



? ? 「妳是誰?」拂玉真人問。



? ? 「我是鳳仙。」女人轉過身來,面對拂玉真人。



? ? 拂玉真人倒吸一口冷氣。他今天終于明白什麽叫做美。



? ? 這是一種高貴的美,聖潔無暇,如同仙子下凡,卻又不盛氣淩人,讓人心生

膜拜的衝動。



? ? 拂玉真人問道:「鳳仙深夜找我,不知有何事?」



? ? 鳳仙笑了笑,奉上一杯茶說:「當然是為了明天武林大會的事。」



? ? 拂玉真人不由自主接過茶,一飲而盡,說:「哈哈,果然如此,鳳仙門主是

想和武林正道合作嗎?還是向八大門派挑戰?……咦?這茶是……」



? ? 拂玉真人吃了一驚,這杯茶,竟然就是他剛才喝的自制的昆侖茶。不但如此,

這杯茶比自己帶來的茶味道更加純正!衹有一種可能:這杯茶,是在昆侖制好之

後帶到這裏來的!



? ? 鳳仙笑道:「不錯,這杯茶正是正宗的昆侖仙茶。」



? ? 「妳們怎麽會有我的茶?」



? ? 鳳仙笑靨如花:「因為,就在真人下山之後,我們埋伏在山下的人已經把昆

侖攻破了。」



? ? 拂玉真人大驚!他本不想相信,可是,如果不是昆侖被占領,這些人是不可

能拿到昆侖仙茶的。



? ? 這時,鳳仙從懷裏掏出了一塊玉佩。拂玉真人臉色劇變,因為這是他妻子,

昆侖飛鴻雪玉仙子的信物。



? ? 「什麽?妳、妳們真的攻占了昆侖?雪玉她怎麽樣了?」拂玉真人完全失去

了鎮靜。他修道多年之後,對這世間唯一記挂的人,就是雙修愛侶雪玉仙子了。



? ? 鳳仙笑道:「雪玉仙子現在很好,不但活著,而且活的很開心、很快樂。真

人應該知道,雪玉仙子容貌絕世,雖然五十多歲了,但是多年修煉,仍然看上去

衹有三十歲的容貌,妳們昆侖派上下弟子,對她都是愛慕卻不敢說,尤其是妳的

徒弟獨孤煉。不過現在他們得償所願了,因為他們全都成了雪玉仙子的老公,衹

花了一個晚上的時間。我來之前,還給獨孤煉和雪玉仙子主持了婚禮,從此妳當

大老公,妳徒弟當二老公,昆侖的其他弟子都當小老公。真人妳可覺的高興?」



? ? 拂玉真人氣瘋了,他知道,門派裏有很多人曾冒險偷看雪玉仙子洗澡,徒弟

獨孤煉更是經常在睡夢中喊著師娘的名字夢遺。衹是他作為掌門,不想弄的人盡

皆知,也就睜一衹眼閉一衹眼。想不到現在,門派被攻破,愛妻成了弟子們的公

妻!



? ? 「其實,我之所以讓紅鸞脫光了在車上等,就是想讓真人知道真相之前先補

償一下,免得知道後太過難過。可惜,真人卻放棄了這個機會。」



? ? 拂玉真人怒吼一聲,拔出長劍。



? ? 鳳仙笑道:「真人不要殺我哦,若是我死了,妳回到昆侖山,就衹能看到雪

玉仙子的屍體了。或許,還是很臟很臟的屍體。」



? ? 拂玉真人大叫一聲,丟掉手中的劍,猛然把鳳仙撲倒在榻上。



? ? 「媽的!我就用妳來報復!」他再沒有修道人的樣子,瘋狂的撕扯鳳仙的衣

服。



? ? 鳳仙絲毫沒有驚懼,反而哈哈大笑起來。「真人不必省力氣,妳可知道,妳

的弟子們幹妳愛妻的時候,可使勁了呢!」



************



? ? 東海派宗主東方破浪,是條威猛的漢子。他曾經單人單刀,斬殺海盜五十多

人,威震東海。



? ? 而且,他還特別憐香惜玉。他從海盜窩裏救出的被糟蹋的美女有二三十個,

都不肯回家,甘願做東方破浪的侍女,用一生來報答。所以江湖上說到東方破浪

的艷福,也是令無數江湖人羨慕不已。



? ? 這天夜裏,他怎麽也睡不著,于是到屋外練起刀法來。練到一百多招,已經

大汗淋灕,感覺暢快無比。



? ? 忽然,他隱隱聽到很遠處喊來斷斷續續的救命聲。



? ? 東方破浪眼力、耳力極好,否則如何在波濤洶湧的海上立足?他立即循著聲

音的方向,小心的走過去。



? ? 聲音越來越近了,是一個年輕女子的叫聲。而且,同時隱隱約約還能聽到一

個男人的嘶吼聲。東方破浪早明白了七八分,這一定是有無恥之徒在姦淫女子!



? ? 想到這裏,東方破浪握緊長刀,飛速奔去。



? ? 聲音已經很清晰了,女人的聲音很淒楚,一邊哀叫一邊呻吟,聽的人慾望急

升。東方破浪穿過樹林,看到前方停著一輛黑色的馬車。聲音就是從裏面傳出。



? ? 女子不停求饒,男子卻大吼道:「裝什麽裝?妳這騷貨,給我叫浪點,叫的

越浪越好。」衹聽啪啪兩聲脆響,也不知是男子的巴掌打在女子的臉上還是其他

部位。



? ? 但是東方破浪耳力極好,他一下就聽出,這兩巴掌是打在女子的乳房上的!

而且,這個男人顯然有不錯的內力,那女子會被打的極痛苦。



? ? 東方破浪大怒,操起刀衝進了馬車。



? ? 衹見一個女子四肢最大程度張開,一個赤精著的男人正在她身上發瘋般馳騁。

而且,這男人竟然還是個白頭發老頭子!



? ? 東方破浪忍無可忍,一刀把那老頭的腦袋砍了下來。



? ? 他這才看清,這女子是如此的美貌,他的二三十個女人,連她一根手指頭都

比不上!而且她現在的淒慘流淚的樣子,實在太令人愛憐痛心了!



? ? 東方破浪連忙抱住女子的裸體,連連安慰道:「沒事了沒事了,惡人已經被

我殺了,妳得救了。」一邊說話的時候,一邊還忍不住在美人的裸體上小動作不

斷。



? ? 可惜,就是有些臟,他摸到不少黏滑的濃汁,想來這老頭不知在這美人身上

射了多少精液。這個該死的老頭,應該碎屍萬段。東方破浪咬牙切齒的看向角落

那顆人頭。



? ? 他的心突然一沈到底。



? ? 什麽?這個老頭的相貌,難道、難道是……昆侖掌門拂玉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