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玖玖网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武侠玄幻» 天雲孽海1—12

天雲孽海1—12
发布时间:2019-07-12 02:00:48   浏览次数:917

第一卷:劍起天華~第一章:吳大當家



吳大當家打量著床頭被綁起來的年輕女子,一張驚豔凜麗的秀靥,眉目如畫,

紅唇水嫩,整個人透著一股出塵超然的氣質,身段兒也是曼妙非常,胸前因爲恚

怒羞惱而不斷起伏的峰巒更是引人無限遐思她穿著一身的湛藍色長裙,衣袖邊

繡著朵朵流雲,腰間系著一條墜著銀白色小珍珠的流蘇腰帶,倘若不是被他拘禁

在這里,走起路來的時候,這串流蘇還能把這娘們兒的腰身襯托得搖曳生姿。



在昏暗的燈光下,一雙在袍子下半遮半掩的白皙長腿映著一層淡淡的绯紅,

令吳大當家不自覺的舔了舔有些干燥的嘴唇。這一趟真的是太值了,他已經很久

沒有碰上姿色如此出衆的女子了,而且這一位還是擁有明息境上品修爲的修士,

二十出頭的芳華,便擁有這份造詣,在尋常宗派里便是毋庸置疑的翹楚,放到名

門大派里,憑著這副如花似玉的姿容,也定然不會泯然於衆人。



「你想要干什麽……我是雲岚派的弟子蕭雨珊,你可別亂來,倘若讓我宗門

里的師長知道我在這里出了什麽事情,絕不會放過你。」女子見到吳大當家的神

色,明眸中浮起幾分慌亂來。人心的險惡,隨同門師兄弟經往宛城的時候她便已

經領教過了,況且這里還是位於三不管地帶的斷風山。假使她沒有猜錯,現在站

在她面前的這個高大男人便是在這斷風山里佔山爲王的吳大當家吳澤旭,此人之

惡名她也略有耳聞,吳澤旭在這里行事,除了朝廷與那幾個頂尖宗門的底線不能

碰之外,說是無法無天也不爲過。若非是這次從西域返程之時遭人暗算,蕭雨珊

爲了逃命去抄近路,也不會落入此人手中,她此時不禁后悔起來,倒不如就讓那

些賊人刺死算了,也不至於在這里落得一個生不如死的下場。



吳澤旭聽到蕭雨珊三字,目光微微閃動,又往前走了兩步,此時這位佳人正

瞪著一雙美目緊緊的盯著自己,吳澤旭笑了笑,饒有興致的說道:「原來你就是

在雲岚派里有著小天仙之稱的蕭雨珊,果然貌若天仙,真是沒有弱了小天仙這個

名頭,有幸能夠在這里遇到仙子,看來倒是吳某人的榮幸了。聽說這幾年來,陸

續有不少年輕俊傑追求過你,其中不乏名門大宗里的才俊,不知蕭仙子可有中意

的……不如就跟了我吳某人如何?」



蕭雨珊剛開始還以爲這吳澤旭聽說她的宗派之后會有所顧忌,心下稍松,可

聽到后面,臉色卻禁不住煞白一片,花容失色。她開始掙紮起來,奈何雙手都被

緊緊的束縛在床頭再加上連番奔逃導致修爲體力都消耗殆盡,只能是無用功罷了,

蕭雨珊只得哀求道:「吳大當家,我求求你,不要壞我的身子……除此之外你讓

我做什麽都行,你若是將我交還給我的同門,也能爲你換來許多好處……」



吳澤旭居高臨下將蕭雨珊的變化都看在眼底,他湊到床邊輕輕嗅了一口,一

股芬芳的幽香撲面而來。他俯下身去抓著蕭雨珊下颚,慢慢抬了起來,讓蕭雨珊

看清楚他黝黑的面龐,望著對方清澈動人的眸子里逐漸充斥的驚懼與羞憤,他緩

緩說道:「雲岚派的小天仙就在我的手上,他們都答不上來這張可人的小嘴兒到

底是個什麽味兒,可我一會兒就知道了。」



平日里,蕭雨珊這樣的女子,對於他這樣的人可都是不屑一顧的,畢竟一個

天上一個地下,只不過他沒想到陰差陽錯,竟然逮住了強弩之末的蕭雨珊,才有

了現在的一幕。



蕭雨珊讓吳澤旭抓著嘴巴,說不出話來,只能嗚嗚咽咽的發出聲音,急得眼

眶通紅,淚水都打著轉。吳澤旭對於這樣的場面早就習以爲常了,笑瞇瞇的說道:

「蕭仙子哭個什麽勁兒啊?看得出來仙子現在還未經人事,等回頭讓我給你破身,

把你弄舒爽了,你就知道與其回到雲岚宮,還不如死心塌地的跟著我當個壓寨夫

人。」



他一手抓著蕭雨姗的嘴巴,一手從懷里取出一個白瓷丹藥瓶子,從里面倒出

一枚閃著粉紅色光澤的丹丸,手上稍一用力,便教蕭雨珊張開了嘴將丹藥吞了下

去。瞧見蕭雨珊俏臉上羞怒交加的表情,吳澤旭笑道:「助助興罷了,蕭仙子放

心,保準讓你欲仙欲死。」



這還真是立竿見影的靈丹妙藥,一進入蕭雨姗體內便悄然化開,不到十息之

后,紅暈便浮上了蕭雨姗的秀靥,她的呼吸也開始變得急促起來,隨之一道起伏

的,還有胸前那對飽滿挺拔的玉峰。此時再看美人那一雙水靈動人的眸子,除了

恚怒羞惱之外,竟還多了幾分風情萬種的媚意。



吳澤旭輕車熟路的扒下穿在蕭雨姗身上的衣裙,饒是美人苦命掙紮,卻是心

有余而力不足,隨著那身湛藍色的長裙飄然落地,雪白的肌膚上便浮起了一層香

汗,薄薄的似泛著光一般,配合著她曼妙的身姿,更是令人著迷。雖說僅剩的肚

兜勉強遮住了重點部位,但沒有了衣物的遮蔽,一雙修長筆直的粉嫩玉腿已經徹

底暴露了出來,一覽無遺,光是這雙玉腿那優雅美麗的線條,便足夠讓定力較弱

的男人爲之瘋狂。



吳澤旭眼見這位小天仙如此撩人,色欲更是高漲了幾分,粗暴的扯去她身上

的貼身亵衣,一對飽滿挺拔的雪乳順勢跳了出來,頂端那兩點迷人的紅暈也隨之

蕩漾開來。吳澤旭眼前頓時一亮,這蕭雨姗到底是雲岚派的小天仙啊,乳房形狀

極佳,那兩只乳頭也是色澤紅潤,嬌俏動人。見此,吳澤旭便嘿嘿淫笑著,一雙

淫手抓住蕭雨姗的雙乳,肆無忌憚的揉捏起來。蕭雨姗羞憤欲絕,自然掙紮得更

是厲害,但無奈山窮水盡,而且那藥力的作用已經逐漸發揮出來,越來越軟的身

段兒哪里擋得住吳大當家的力氣,被吳澤旭緊緊壓在身下,不論她如何扭動都難

以動搖其分毫。



若是沒有這次撿漏,吳澤旭還真不知道雲岚派小天仙的玉峰在手到底是什麽

感覺,一番把玩下來,不僅滑嫩柔軟而且極富彈性,當真讓他愛不釋手。



「蕭仙子,上次我去醉春閣嘗了個鮮,當時還覺得意猶未盡。現在這麽一對

比,才知道那醉春閣的紅牌算個屁啊。別的不說,這彈性,這大小,你的奶子可

比那紅牌要極品多了。」



蕭雨姗本就感覺羞恥至極,如今聽說吳澤旭竟然拿她和那些風塵女子做對比,

俏臉更是飛紅,顧不及出聲叱責,而是繼續掙紮。只不過吳澤旭的動作看似粗暴,

可實際上卻是粗重帶細,這撫摸揉弄之間,竟然都能觸及她的敏感之處,尤其當

吳澤旭用手指捏住她一只紅嫩的乳頭擰了一下的時候,她更是忍不住嬌吟出聲,

仿若自己的酥胸遭他這麽一觸,體內壓抑不住的欲焰便又高了一層,這掙紮起來

便顯得愈發柔軟無力。



此時千嬌百媚的美人就在吳澤旭的身下,仙肌玉骨貼著他火熱的身軀,令他

志得意滿。不滿足於只是把玩美人胸前玉峰的他已經將手往下探去,滑入那私密

之地。這令蕭雨姗就像是被踩了尾巴的貓兒一樣,「不行!你不能……」正待掙

紮的當口,吳澤旭已經不由分說的將手指摸索進入了蕭雨姗雙腿之間的禁地,加

上先前的挑逗,這一下直接讓蕭雨姗體內的渴求如火山爆發一般噴湧而出,禁不

住「啊」的一聲呻吟出聲,不知道是那媚藥的作用還是她天生敏感,只是這麽一

下子,幾乎讓她的身子承受不住,差點泄了身子。



「看來蕭仙子很是寂寞啊,別擔心,我眼下就來好好安慰仙子……」吳澤旭

可沒有就此放過蕭雨姗的想法,這好戲才剛剛開始,他的手指接著便開始摩挲起

蕭雨姗幽谷上方敏感的花蒂,直弄得蕭雨姗的香軀顫抖連連,想要辯駁一句的機

會都沒有,話到了嘴邊全變成了淫靡不堪的嗯嗯啊啊之語。羞惱絕望之間,卻瞥

見吳澤旭已經袒露出那粗黑硬挺的肉棒,這還是她第一次見到男人的陽具。如今

她不僅被這惡匪摸遍了玉峰和花穴,現在竟然還要親眼看著這丑陋無比的東西進

入自己的身子……只不過,心中盡管厭惡,但身上的感覺卻不斷催發著她的渴望,

此人之物,又是那般猙獰,以前聽師門的姐妹說起過男人的東西,都說愈是粗大

就愈是讓女人銷魂,而吳澤旭這陽物,巨偉得直教她頭暈目眩。



此番遭遇蹂躏之后,食髓知味的自己可還能拒絕這個男人?已經失去貞潔的

自己,回去之后又有何面目去面對宗門長輩,還要怎麽在宗內立足?



就在蕭雨姗心中思緒萬千之間,吳澤旭早就已經忍受不住,眼見火候差不多,

便用雙手分開蕭雨姗修長白皙的玉腿,讓她夾住了自己的腰身,自知斷無幸理得

蕭雨珊略微掙紮了下便放棄了抵抗,只得偏過頭去,似是不忍去看那丑陋之物奪

取自己處子貞潔的一幕。



旋即吳澤旭用力一挺便將肉棒一口氣插入那濕滑美妙的蜜穴之中。



「啊!」



肉棒深入花徑之中,撐的幽谷似要裂開一般,加上處女膜被刺破時傳來的撕

裂之感,破身瞬間的疼痛直接讓蕭雨姗繃直了足尖,雙手緊緊抓著床單。想不到

在雲岚派被稱爲一代小天仙的自己如今竟然失身給了平日里瞧上一眼都嫌髒眼的

惡匪。



一縷嫣紅的處子之血順著兩人的交合之處緩緩淌下,在潔白的床單之上暈染

開來,鮮豔如梅。



◇◇◇



昏暗的房間內,肉體間的碰撞聲不斷響起,吳澤旭娴熟的手段加上逐漸發作

的藥效讓蕭雨珊很快便漸入佳境,嬌媚悅耳的呻吟一浪高過一浪。



伴隨著一聲高亢的嬌啼,吳澤旭也終於噴發而出,直將蕭雨珊送上了極樂的

巅峰。



一番雲雨之后蕭雨姗已經徹底沒了力氣,伴著一身淋漓的香汗癱軟在床上,

看起來就像是因爲極致的快感而失了魂一般。吳澤旭欣賞著床上的這具嬌媚玉體,

迷人的秀靥上春意未散,欺霜勝雪的肌膚在高潮后還帶著幾分酡紅。胸前那白皙

高聳的乳房上,此時也留下了幾道恥辱的紅痕,而兩只嫣紅的乳頭也充血挺立起

來,嬌豔欲滴,顯然是被吳澤旭好生揉捏了一番。那雙修長渾圓的雙腿之間則是

一片狼藉,破瓜之血混著淫液和吳澤旭的精華,從還未閉合的陰唇內倒流而出,

看上去淫靡無比。



重新穿上衣物之后,吳澤旭紅光滿面的踏出房門,果不出他所料,那位蕭仙

子還是完璧之身,這一次他算是拿下了一個開門紅,明息境上品修士的處子元陰

可當真不一般,這一炮下來,他渾身怎一個舒泰了得。剛開始那女人還像征性的

反抗了幾下,可藥力上來之后,那花穴還不是蜜液汩汩?陽具在她體內抽動的時

候,那股子浪騷勁藏都藏不住,小天仙又如何?還真當自己不食人間煙火了?最

后不也得在他吳澤旭的胯下承歡?想起完事后蕭雨珊眸子里閃過的悔恨之意,吳

澤旭冷笑了一聲,再給他一些時間調教,勢必要讓這小娘皮徹底服軟,對他千依

百順。



仙子?



從她進了這騰鷹寨的一刻起,就已經谪落了。



正想著,吳澤旭的臉色忽然一變,似是感受到了一些動靜,心下一動,本來

準備出門走動走動的他卻立刻轉身去了寨子地下的一間密室。里頭燈光昏暗,燭

光搖曳之中如標桿一般站著一道身影,那雙眸子如同蒼鷹一般,刺得人心慌。吳

澤旭不敢直視,眼睑微垂,恭敬道:「見過大人。」



那人陰冷的聲音傳來:「玩了女人之后,是不是該辦點正事了?」



吳澤旭忙不疊道:「小的不知大人駕臨,讓大人久等,是小的罪過。請問大

人有何吩咐?」



那人的右手落在了斜挂在腰間的長劍劍柄處。



隨著一陣令人頭皮發麻的寒光閃過,冷冽的氣息灑滿整個密室,站在其中,

猶如登臨銀河。



吳澤旭低垂的目光慢慢抬了起來,神色逐漸由疑惑變爲震驚。



劍意如霜,凜冽刺人,只是看了一眼便覺得心神動搖,真元激蕩。



這把劍,不知是什麽樣的來頭,竟有如此威勢?這時候,吳澤旭愈發感受到

這位大人的深不可測,原本已經十分高估了,可現在看來仍舊還是有所不足。



「大人,這是……」



「拿著。」



吳澤旭顫顫巍巍的接過手去,這把劍比他想像中的要輕,至少比他自己的那

把冥鐵劍要輕了三成,可放在他手上,卻彷彿有千鈞之重,如山如海。



那人神色平靜,喉嚨中發出的沙啞聲猶如來自九幽:「半個月后,靈州知府

的大公子將會到白溪城,你去給他們點顔色瞧瞧。不過記著,別把那個公子給殺

了,留下他半條性命,至於到時候搶到什麽東西,都算是你的造化。」



吳澤旭萬般思緒萦繞心頭,握劍的手掌不知是因爲緊張還是驚喜而顫抖著,

他緩緩答道:「小的明白。」



第一卷:劍起天華~第二章:今不如昔



陳卓,曾是景國國師之子,身份顯赫,加上生得俊俏無比,當真是羨煞衆人,

都說投胎是門學問,那陳卓無疑是在投奔娘胎前,便把這門大學問鑽研出了一些

門道來,只可惜沒有徹底鑽研精通。陳卓怎麽也沒想到建和八年的時候,他爹會

在那場宮廷之亂中受了重傷,接著不治而亡,此后那逼宮登基的新皇就順勢裁革

天玄宮,從此天玄宮這個自景國開國以來就地位顯赫的龐然大物就此分崩離析,

陳卓自然也從雲端跌到地上,如今受人白眼被處處排擠。在當初皇都之變發生前,

已經隱約預感到什麽的國師陳尚澤把自己唯一的子嗣托付給了景國的頂尖宗門天

華劍宗,準備好所有后事之后,這位修爲已然距離承天境也不過半步之遙的真人

便開始從容等待暴風驟雨的來臨。



十年前,陳卓過的是鍾鳴鼎食、錦衣玉袍的奢侈生活。



如今卻拿著掃帚在山門前清掃落葉。



這本應是雜役弟子的活計,可現在卻讓陳卓給攬了。



盡管天華劍宗並非是享清福的地兒,但他也過得也要比其他的師兄弟來得清

苦幾分,一朝天子一朝臣,過氣的舊臣之后,身份始終要帶著幾分敏感,天華劍

宗盡管按照約定繼續傳授陳卓劍訣,不過卻不敢給予陳卓優渥的生活,倘若讓有

心人見著,那可都是麻煩。



天華劍宗從上到下,大都不喜歡麻煩,也很牴觸麻煩。



作爲天華劍宗一大麻煩的陳卓正在山門前一絲不苟的清掃落葉,沒有一點敷

衍的做派,他身上的青色衣裳一塵不染,極爲整潔,甚至干淨得到了有些過分的

地步。



陳卓從小就是一個很認真的人,不論做什麽事情,都要能力所能及做到最好,

穿衣如此,清掃落葉也是如此。



他的動作很專注,小事也好,大事也罷,都是如此,鮮有走神開小差的時候,

不過今天他在遠遠聽到宗內弟子談話的時候,卻微微怔了一下,手上的動作也停

了下來。



「聽說永明郡主與梵音寺的大才弟子覺心在蟄龍谷有過一次比試。」



「覺心和尚?那永明郡主可是碰上對手了,雖然永明郡主在無憂宮里也是罕

見的天縱之才,可覺心和尚也是絲毫不弱,早在兩年前就已踏入凝元境了,一身

佛法亦是精深無比,據說是梵音寺這一代佛子的人選之一,不知道最后結果如何?」



如今天下修士分六個層次,引氣、明息、凝元、通玄、神念、承天,修士到

了承天境便證得了大長生,可一兩百年下來,都指不定能有一個承天境修士,可

見修煉一途之孤狹,修煉愈是往后,便欲是要與天斗與人斗,極爲不易,而永明

郡主與覺心和尚二人正好就處於修煉途中具有起承轉合之意義的凝元境,幾大頂

尖宗門的天才翹楚此時大抵都在這個境界徘徊,相互較勁,譬如無憂宮的永明郡

主還有梵音寺的覺心和尚便在此列,至於差上一些的小才大才,此時大都停留在

明息境,眼下路過的這幾位天華劍宗弟子,大多是這個水準。



青衣負劍的年輕弟子唾沫橫飛,「結果出乎所有人意料,本以爲兩人得在蟄

龍谷斗個天昏地暗,結果永明郡主只用了十招就擊敗了覺心和尚,據當場的看客

說起來,端的是一個風姿卓絕,永明郡主本就是傾城絕代的美人兒,當時攜上勝

勢,更是英姿攝人,只可惜我沒有在場,錯過了這麽一幕動人心魄的畫面。」



他們說的這位永明郡主,便是四大藩王之一——端王淩峰的掌上明珠淩楚妃,

在舊天玄宮的宮主陳尚澤還如日中天的時候,端王便與楚尚澤定下了這麽一樁娃

娃親,可誰知道楚尚澤這麽一個距離承天境也不過半步之遙的頂尖修士說沒就沒

了,連帶著在當初在景國具有極高地位的天玄宮也在頃刻間崩塌。



十年前那一夜之后,天下格局幾乎翻天覆地。



那一夜在北疆力挽狂瀾大敗北羌國騎軍的四皇子淩雲攜大勝之威發動兵變,

來勢洶洶,勢無可當,兵臨長興宮,讓當時的老皇帝廢了皇太子,立他爲新太子,

消息傳出,很快便有三位皇子起兵,前來靖難,頓時皇都大亂,當時天玄宮的宮

主、景國的國師陳尚澤與神秘強敵大戰一場后身負重傷,而新太子淩雲竟以寡勝

多將三位帶兵前來靖難的皇子全部當場格殺。



不到半年,老皇帝病故駕崩,淩雲順勢登基,改元爲慶元,僅僅三天后,天

玄宮宮主陳尚澤也相繼逝世。沒了國師,天玄宮一時群龍無主,新皇淩雲順勢開

始大刀闊斧的推動變革,裁革天玄宮,並設天策府與神監司取而代之,這一府一

司脫胎於天玄宮卻對本是同根生的天玄宮余黨極爲排斥,就差沒有斬盡殺絕,從

此景國再無天玄宮。



曾幾何時天玄宮淩駕於景國朝廷各部之上,培養了大批修士用於護國、征戰、

平亂,便是皇帝也會禮敬三分,而如今天玄宮的舊部要麽另投新主,要麽就是過

上了一落千丈的落魄日子。



一襲的白衣大師兄秦華笑道:「這倒是不著急,只要永明郡主還在景國,得

見其仙姿的機會總是有的。」



幾人來到山門前,正好看到本應在清掃落葉的陳卓此時正在打秋風,一臉怔

怔出神的模樣,心中微微一動,便明白過來原因,皆浮起幾分玩味的笑意。



曾經威勢滔天的天玄宮蕩然無存,已然西去的國師與端王之間的那一紙婚書

也不過是一張紙罷了,端王也不可能再將永明郡主婚配給如今身份特殊的陳卓,

此時陳卓聽到她的名字,心境會産生動搖也是理所當然。



雖然衆人都看得明白,可並不代表他們就會可憐陳卓的難處,相反,當初的

一紙婚書,如今已經成了他們用來嗤笑陳卓的一大惡毒利器。



青衣負劍的墨陽打趣道:「陳大公子,永明郡主十招之內打敗了與佛子相去

不遠的覺心和尚,可見永明郡主的天資甚至要超過真正的佛子,這麽一位又天資

絕代又國色天香的美人與你失之交臂,感覺如何?」



陳卓埋頭接著干活,看不出他神色上的變化,只聽他平靜說道:「得之我幸,

失之我命,沒有什麽好惋惜的。」



第一卷:劍起天華~第三章:師姐



陳卓明明已經沒有了絲毫可以驕傲的本錢,卻仍舊氣定神閑沒有一點落魄相,

盡管如今只是做著雜役弟子的活計,可偏生還要擺出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樣。這讓

墨陽感到既滑稽又可笑,他冷笑一聲道:「倘若你真的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爲何方才聽聞我們說起永明郡主的時候,卻會突然失神?」



陳卓抬頭認真道:「覺心和尚在梵音寺年輕一代弟子中頗具威望,而永明郡

主在無憂宮中的地位猶有過之,這樣的兩個天縱之才要在蟄龍谷分出勝負,哪個

人聽來不都是心馳神往,這又與永明郡主和我有過婚書有什麽關系?」



墨陽望著這個生得俊俏,氣質不凡的師弟,瞇眼笑道:「師弟說得倒是在理。」



陳卓點頭道:「師兄明白便好。



他語氣誠懇,似乎也沒有聽出來墨陽的那一句「在理」只是在譏諷。



墨陽聽到這里只是冷哼一聲,留下一句「真是無趣」便迳自離開了。



幾人不再逗留,那一位秦華師兄在離開之時,還憐憫無比的望了一眼陳卓,

然而走過山門之時,就像踩著風兒一般,將本已經差不多整潔的地面再次攪得淩

亂起來,以陳卓一絲不苟的性子,這至少需要讓他再忙活好些功夫。



陳卓望著滿地的狼藉,沈默了好一會兒。



他確實很無奈,他認爲自己說的都是真心話,可每個人都認爲他是在掩飾。



不過更讓他感到無奈的是,打掃完這里之后,就已經日落西山了,到時候很

可能就要耽誤了開飯時間,而這意味著他晚上要因此餓肚子,如今他只是明息境

上品,遠不能做到辟榖,一頓不吃照樣餓得慌,他很不喜歡這樣的滋味。



沒想過要因此敷衍了事的陳卓撇了撇嘴,便準備接著清掃,暗道:「但願不

要再碰上不講理的師兄師弟了。」



半個時辰之后。



陳卓歇了一下,看了眼天色,露出幾分惆怅來,這時候從旁邊的山坡上偷摸

著溜出一道人影,這讓陳卓心頭一緊,還以爲又是哪個來妨礙他果腹大業的宵小,

仔細一看,卻是驚訝起來,原來是他的師姐何薇薇。



何薇薇可是天華劍宗里有名的美人,傾慕者不知其數,身段婀娜誘人,那碩

大的胸脯似是隨時會撐破衣袍彈跳出來一般,蔚爲壯觀。她白色的衣領上繡著一

對抱團而躍的陰陽魚,脖頸白皙修長,鎖骨精緻而清冽,再往下便是那令人血脈

贲張的飽滿玉峰,貼身的衣袍更顯這位師姐撩人的身材,兩袖露皓腕,雲花作袖

口,修出手臂之纖細。翹挺的豐臀下面,更有一雙優美無暇的長腿在裙擺之間若

隱若現。



陳卓看到何薇薇走下山坡時胸前一顛一顫的模樣都不禁懷疑她一不小心就會

失去平衡而跌倒,他問道:「師姐,你在這里干嘛?」



何薇薇左右看了一眼,眼見四周並沒有其他人,這才鼓著嘴氣呼呼道:「我

聽說那幫人又欺負你了,他們在拿你說笑時被我抓住了,我就狠狠罵了他們一通,

然后就過來幫你一起收拾收拾。」



陳卓心里頭微微一暖,有個這麽美貌的師姐惦念著自己,還是一件教人很舒

心的事情,不過他還是說道:「師姐你沒必要爲這個和他們置氣。」



何薇薇哼了一聲,胸前那對飽滿無比的玉峰也順帶著起伏了一下,沒好氣道:

「就是凶他們怎麽了,他們還敢凶回來不成?!」



陳卓笑了笑,沒有去接這茬。



這位師姐可一點都不簡單,盡管修爲與楚塵只是半斤八兩,爲明息境上品,

可她身份不簡單啊,生父生母都是天華劍宗通玄境的前輩修士,父親何有才劍道

造詣尤爲不凡,通玄境已臻上品,或將成爲明華峰的下一任峰主,在門內頗有威

望,衆弟子都知道何薇薇是他們的掌上明珠,討好何薇薇都來不及,哪還有心思

去觸這個黴頭?



何薇薇顯然還沒消氣,鼓著嘴就準備去尋摸一把掃帚,陳卓見狀連忙道:

「師姐你這是做什麽?」



師姐理所當然道:「說了嘛,來幫你。」



陳卓阻止道:「使不得,你有這份心師弟我就心滿意足了,倘若讓你幫我做

這些粗賤的活計,先不說何師叔肯不肯饒了我,方纔那幫人知道了豈不會更恨我,

清掃山門本就是我分內的事情,怎麽好再勞煩師姐?」



何薇薇道:「可現在不一樣,他們給你搗亂,你本來不必做這麽多的。」



陳卓道:「那我也不同意。」



何薇薇不爲所動,哼哼道:「你管不著,我樂意!一天不找點事情做,我就

覺得悶得慌。」



陳卓認真道:「我記得十天前的早晨林師叔傳授劍訣,師姐你沒聽幾句就睡

著了,后來還偷偷找我問呢。」



何薇薇臉上微微一紅,一張吹彈可破的俏臉一下子顯得愈發動人起來,「那

天我精神欠佳,而且,這和我幫不幫忙有什麽關系!」



陳卓道:「你讓我去你那里轉述劍訣,結果臨走的時候,還是我順帶幫你收

拾的房間。」



何薇薇俏臉更紅了,越說越沒底氣:「誰像你那麽講究,我平時也很勤快的,

只不過那天……」



許是何薇薇被宗門里的長輩寵的厲害,她平日就是這樣的憊懶性子,便是修

煉時也愛偷點小懶,傳授劍道的師叔看到,往往只是歎氣,奈何不了她,抓過來

鐵青著臉訓上一頓呢,面對這麽一位漂亮的女娃兒又不舍得,認真說道一番吧,

何薇薇睜大了一雙水靈靈的眸子聽得可認真了,結果幾天不見,全左耳進右耳出

啦。



陳卓沒聽她狡辯,諄諄道:「你看,你一屋不掃,何以掃這一山落葉,還是

交由師弟來吧。」



何薇薇摀住耳朵,耍賴道:「我不聽我不聽,王八念經。」



再說下去,她就要躺地上撒潑打滾了。



陳卓無奈,尋了一把掃帚給她,「那就拜託師姐了。」



何薇薇這時候才喜逐顔開,「這才乖嘛。」



陳卓看著絲毫沒有師姐模樣的何薇薇,又是好笑又是感動,輕聲道:「多謝

你了,師姐。」



何薇薇老氣橫秋的道:「我可是師姐,應該的!」



◇◇◇



多虧了何薇薇的幫忙,陳卓總算沒有飢腸辘辘的回到住處,想起師姐那雙水

靈動人的杏花眼,臉上不由的浮起幾分笑容,何薇薇是宗門里有名的美人師姐,

加上身世也不錯,愛慕者可以從山腳下直接排到半山腰去,可這位美人師姐卻是

沒待見過哪個,就和他陳卓熟稔親近。



其實兩人這一份親近倒也沒有什麽緣由,何薇薇天生一副熱心腸,看不慣門

內弟子刁難命途多舛的陳卓,自然要偏袒陳卓這里,倘若真要說個原因,大概也

是兩人一來二去就熟悉起來,何薇薇發現陳卓生得俊俏人也不錯,而且在修行一

途上也有令人欽佩之處,現在這個師弟有難了,她當師姐的自然要挺身而出,就

算有時候要因此睡不了懶覺,她也覺得心甘情願,反倒是陳卓總是拒絕她的幫助,

讓她忍不住恨得牙癢癢。



陳卓想起何薇薇那雙溫柔動人的杏花眸,心里不禁浮起幾分暖意。



眼下完成今日的雜役活計,也吃飽了飯,算是有了力氣專注於修煉了,他盤

膝坐到床上,緩緩閉上眼睛。



第一卷:劍起天華~第四章:啓天訣



陳卓起坐向南,心神逐漸沈靜下來,倘若仔細觀察,會見一道道靈氣正以極

快的速度進入他身體的各大竅穴,靈氣遊走的速度要遠遠超過同境界的其他師兄

弟——這是因爲他還修煉了一門天華劍宗弟子所不具備的功法。



陳卓修煉的功法有兩種,其一便是天華劍宗的《無妄劍訣》,聽聞是天華劍

宗開山祖師所創的劍道寶典,修煉到極致,足夠教人淩絕於天下。三百年前天華

劍宗又出了一位驚才絕豔的掌門,進一步完善了這一部劍典之后,更是把天華劍

宗的劍道推上了前所未有的高度。至於另外一部功法,則是天玄宮的《啓天訣》。



天玄宮曾經超然於景國朝廷各部之上,代帝王培養修士,處理江湖紛爭,必

是有其非同尋常之處,一個很大的原因,便是天玄宮藏有三十二門修煉典籍,每

一種都是令天下修士趨之若鹜的寶典,而其中一門名爲《啓天訣》的功法更是神

妙,傳說是一千年前某個承天境的大長生修士叩開天門所得的「天書」。



十年前天玄宮被新皇廢除的時候,便有許多人都盯上了這一無上功法,朝廷

也不例外,只不過一番搜尋之后,朝廷找到了其中三十一門修煉典籍,卻唯獨沒

有得到《啓天訣》。之后許多人都懷疑到了陳卓這個天玄宮的遺孤身上,但新皇

卻沒有再過問此事也沒有對陳卓投去過多的關注,再加上有天華劍宗的宗主鎮著

場面,所以衆多觊觎者也不敢有什麽動作。



至於爲什麽啓天訣這般遭人眼紅,還得從修士的真元說起。



衆所周知,修士將靈氣轉化爲真元的速度是有限的,而體內真元的量亦是有

限的,所使用的招式若是以尋常功法催動,加上多種招式結合使用,爭斗起來體

內的真元消耗會非常快,即便是神念境的修士也不能毫無限制的消耗靈氣與真元。

唯有修煉了天玄宮的至高功法《啓天訣》,開啓體內六府,令五宮受靈,修士可

嚥氣思真,靈氣自生,這時候才能擁有源源不斷的真元催動各種招式。



傳聞將《啓天訣》修煉到極致,體內自成小天地,可避百毒,馭天象,擁有

移星換月的不可思議手段。



陳卓作爲曾經的天玄宮少主,當初來在到天華劍宗之前,便已經開始修行

《啓天訣》。不過眼下他還同時兼修了天華劍宗的《無妄劍訣》,修煉兩種截然

不同的至高功法有好有壞,好處是同境之中爭斗起來便能佔盡上風,即便是跨境

對敵也能有一戰之力;壞處就是師兄弟修煉的時候,他在修煉,師兄弟休息的時

候,他除了完成雜役弟子的活計之外,依然在修煉,一天恨不得掰成兩天來用,

就連睡覺阖眼也會下意識的按照《啓天訣》的運氣方法進行吐納。興許是老天開

了眼,這麽持續了五年時間之后,如今哪怕在睡夢之中,靈氣也會在他體內自主

運行,不斷滋養體內的六府五宮,盡管比不上清醒時主動修煉來的有效,可也能

給陳卓節約不少時間。



這麽些年下來,陳卓兼修兩種頂尖功法,而其中的啓天訣修煉起來更是難如

登天,需要修煉者有極高的悟性和氣感能力,前期需要穩紮穩打,進境較緩,所

以他在修爲提升的速度上比不得真正的天才翹楚。



不過陳卓並未因此而后悔,相反他深知這樣做的好處——《啓天訣》的神妙

之處是要往后到了凝元境之上才能逐步的體現出來,在明息境上多花些時間打好

底子,往后就能事半功倍。



兩個時辰之后,黑暗徹底降臨,蛙鳴聲開始逐漸出現,銀霜般的月光灑落在

床上。



陳卓呼出一口濁氣,抬眼睜開眸子,彷彿內含星辰日月,整個人流露出與此

前截然不同的氣質。



「天衍劍。」他抬手一點,只見一道劍氣在指尖出現,顫鳴不已。



陳卓目光平靜,繼續道:「紫玄劍、太陰劍、沖霄劍……」



隨著每一聲落下,手中之劍氣就變化一分,若是換成宗門內同境的師兄弟,

像他這般在如此之短的時間內結合運用劍招,不出三招,便后繼乏力,可陳卓卻

在一口劍氣中凝聚了足足七式劍招,當他準備再加上第八種劍招變化的時候,卻

見手中的劍氣陡然顫抖起來,旋即全然崩滅,化作靈氣消散在空中。



「如今我的啓天訣,仍舊還是差了些火候。兒時見我爹使用的時候,一式普

通招數之中便可以蘊藏千百種變化,同境修士,罕有能夠撄其鋒芒之人,當時他

不僅是景國的國師,而且在許多人眼里他步入承天境證大長生也只是時間問題。

若我能夠有我爹的七成造詣,便算是有了查明當年真相的能力。」



倘若十年前陳尚澤沒有與那個神秘強敵交手后重傷去世,天玄宮也不會就此

群龍無首一落千丈,新皇淩雲也不會有機會將天玄宮裁革。陳卓覺得這其中必有

蹊跷,他渴望知道當年一切的來龍去脈。



陳卓看了眼窗外的月色,這個時間,宗門內的弟子大都已經休息,外面除了

蛙蟲的鳴叫還有風過竹葉的沙沙聲響,便再沒其他動靜。



他便沒有再繼續修煉,而是直接躺了下來,進入夢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