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玖玖网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暴力虐待» 毀滅之路RoadToPerdition

毀滅之路RoadToPerdition
发布时间:2019-08-05 12:32:24   浏览次数:20



序章怪物的誕生

The Birth of the Monster



Chapter0-0



In the end, love is the only thing that counts……



「…. What I am trying to say: In the end, love is the only thing

that counts. You see that girl. I love her since I was 7 years old.

We’ve never been apart, not a single day. And I will love her for all

my days. And that’s all that counts. It’s all that ever count. All

of my heart…. Forever ….」



——from 「Ally Mcbeal」



裏克已經忘了一切是從何時開始的六歲?七歲?但他仍記得第一天見到她

時的情景。



就在老師告訴他被安排與她同座時,她走了進來,清晨的陽光透過窗戶射在

地上,她就這樣踏著陽光走向他。裏克一動不動地注視著她,她的眼睛,她的嘴

唇,她烏黑的頭發。



她很快發現了那道炙熱的目光,在一瞬間的目光接觸後,她的眼中閃過一絲

至今裏克也沒有明白的神色。象為了表示抗議似的,她把頭偏向一邊假裝沒有看

見他。陽光照在她的臉上,那一瞬間,在裏克的眼中,她的臉,不,她整個人都

發出耀眼的光芒。也在那一瞬間,裏克覺得心中有一個聲音在說:這就是我一生

所愛的人。



他們很快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她對他說將來不嫁人要做女強人;他對她說

將來要追求真正的自由;她說做人一定要大氣;他說做事一定有捷徑。當他們意

見不和時,她總是表現的象那本帝國四大古典名著之一「我的野蠻女人」中的主

角一樣。裏克並不覺得她的拳頭打在身上很疼,相反那是在這個封建時代中他們

唯一光明正大的身體接觸。



可他們那異常親密的舉動還是受到別人的注目。流言蜚語象幽靈在那個季節

遊蕩。漸漸的,他們都不再與對方說話。裏克至今人仍還沒有明白究竟是什麽讓

他倆越走越遠。上帝把他們揉在一起,讓他們一起長大。他們的人近在咫尺,心

卻越來越遠。



當然裏克並不是不想改變這一切。在學院的最後幾年,裏克試圖把握住這一

生來他唯一在乎的人,但命運卻使他離開了帝國這塊他與她共同成長的土地……







土地在震顫,裏克心裏明白這是聯軍第三次試探性偵察前所釋放的大規模掩

護性地係魔法,為了讓庫馬人不能分辨出主攻的方向。



這場爆發了27天的精靈聯軍與庫馬帝國的戰爭已經打到了關鍵性時刻。三

天前,裏克他們出發時,精靈聯軍第三騎兵師先鋒已經打到了庫馬帝都格林達西

郊其最大的魔法傳送場—母撒英傳送場。現在源源不斷的聯軍部隊正經由已被改

名的這座庫馬帝國最大的魔法傳送場向格林達滲透。



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裏克心想。他已經在下水道呆了一天一夜了。所幸的

是生性愛潔的庫馬獨裁者母撒英總算把自家的下水道清理的挺乾凈,沒讓裏克多

受罪。



這條有如迷宮的下水道位於母撒英的第七秘密行宮之下。裏克所屬的鬆鼠特

種突擊隊第三中隊被分到此處。與此同時,另外17衹類似的聯軍特種部隊也被

派到了母撒英位於格林達的另外13處行宮實施同一個行動:找到,並殺死或俘

虜庫馬的統治者——在位30年的獨裁暴君「母撒英·候林」。



裏克緊握著懷中的魔法傳送卷軸,這是他逃出這裏的最後法寶了。可是這個

昂貴的卷軸在這裏卻發揮不了些許作用。因為整個格林達的空氣中充滿了空間魔

法幹擾元素,這是聯軍空中力量在戰爭第一天就開始給與格林達的特殊待遇。他

正試著按圖走到這座行宮唯一不受空間魔法幹擾的地方,鬆鼠特種突擊隊第三中

隊原定緊急撤離點——由抗幹擾綠水晶建成的第七秘密行宮地下主議事廳。



不時地由下水管道傳來上面大部隊經過的聲音,「Goddamnt-

hatidiot」,裏克心裏暗暗地詛咒著聯軍中央情治領的首席長老。沒

有任何給與第三中隊的情報顯示這處行宮有如此多的軍隊駐守。對於這所傳聞中

給予母撒英一個秘密情人常住的小行宮,聯軍統帥部根本沒有考慮如何攻擊。衹

是為了以防萬一,其實是為了應付長老議會未來的聽證會,才衹調了鬆鼠特種突

擊隊第三中隊進行「戰術試探性偵察」。



「現在我倒是成了聯軍中唯一知道母撒英在哪的大英雄了?」裏克自嘲的想

到。



兩天前,第三中隊發現了母撒英出現在行宮陽臺時。初出茅廬,頭腦發熱的

中隊統領連發信號給總部的命令也沒下,就一馬當先衝向母撒英,附近37名隊

友也衹好緊跟其後衝向母撒英。



作為隊中阻擊及暗殺組唯一成員,雖然有一種強烈的不詳預感,裏克還是毫

無猶豫的向母撒英連射三箭。已經來不及附上魔法了。他衹有希望母撒英如傳聞

中一樣是一個喜好酒色的廢物。然而現實很快粉碎了裏克的幻想。地獄深處的噩

夢開始上演。



母撒英擺了一下手,似乎是在阻止身邊的人行動。然後,就在一馬當先的統

領離母撒英衹有30碼時,他猛地煞住奔勢,身體扭曲成一種極其詭異的姿態,

立在夕陽下一動不動。



身後的幾個隊員對突如其來的變化心中都驚疑不定,但是經過嚴格訓練及殘

酷實戰的他們腳下卻絲毫不受羈絆,以最快的速度向母撒英衝去。35碼,32

碼,一道刀光閃過,不,是一片光華亮起,衝在最前面的兩名隊員倒在了前任統

領(在戰鬥中蓄意殺害或殺傷友軍之軍官,即時革職,可就地正法——精靈聯邦

軍事應急法第七條第13款)的腳下。



裏克的心臟一陣緊縮,那兩名身經百戰的隊友絕對對已起異變的長官起了戒

心,但是誰也沒想到他的刀一下子來的那麽快,那幾乎是平常這位冒失統領的3

倍。氣氛有緊張變的詭異起來,離他最近的4人停下來緊緊地盯著他,其餘人連

頭也不回,徑直衝向母撒英。



「這就是精靈特種部隊的素質嗎?」站在陽臺陰影中的那位元矮小的中年人

皺了皺眉頭。



又一陣光華閃起,圍住前任長官的四人之一的林奎·萊斯特突然奇怪的發覺

自己能看見自己的脖子了,當然這是他身為精靈的最後的一個唸頭。



離母撒英最近的兩名隊員向前衝的身子毫無徵兆的向後急飛。裏克看也沒看

就仰面後倒,心裏清楚地知道擊飛兩名隊友的罪魁禍首毫無疑問就是自己剛才射

出的三箭之二。黑芒一閃,自己剛剛站過的地方飛過失蹤的第三衹箭。喊殺聲漸

漸的平熄了,衹聽見原鬆鼠特種突擊隊第三中隊統領菲林·本粗重的喘息聲。衹

剩下最後一個了。





Chapter0-1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All Roads lead to Rome.」



——摘自「史前遺留文學名句」



黑暗而寂靜的下水道中臭氣熏天,除了靜靜的流水聲,裏克就衹能聽到自己

發出的粗重的喘息聲。而這喘息聲又把他的思緒拉回到那惡夢般的一天之前。



第三中隊前統領菲林·本正一步一步向裏克藏身的地方逼近,那一雙已不象

人類的眸子充滿了赤紅的血腥。他一邊走一邊把玩著最後割下的一個頭顱。裏克

能清晰地認出那是隊友巴克的頭,昨天還跟他一起商量戰後要回密裏蘇森林教書

的巴克的頭。



可現在裏克並沒有為隊友的死感到悲慟,也沒有對敵人的熊熊的復仇之心,

現在充斥他大腦的衹有人類的一種最簡單的情感——恐懼,對於未知事物的無法

抗拒的恐懼。他本能地感覺到現在佔據菲林身體的絕對不是精靈或人類,甚至不

是妖魔。那不是大陸上所存在的任一種族。



就在菲林看見裏克寫滿恐懼的臉時,「轟」,一顆聯軍的空投冰彈在第七行

宮前的廣場落下,那是一顆集束式冰彈,廣場上的對空魔法防護炮及他們的使用

者在還沒有產生下一個意識時,就永遠地變成了破碎的冰雕。很明顯的陽臺方向

傳來一陣騷動聲。



那之後的一瞬間,裏克發現菲林那雙惡魔似的血紅雙眼突然回復了清明。接

著身材高大的菲林象失去了脊柱似地軟軟地倒了下去。在以後的幾秒鐘,裏克唯

一所能做的就是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緊盯著一動不動的菲林。



就在裏克要爬起來時,象已死了似的菲林猛地抬起頭,似已枯萎的左手緊緊

地抓住還在發抖的裏克。他已變得清澈的雙眼緊緊地盯著裏克,一字一頓地說:

「一定…要…逃……出去。」每說一個字都象要耗盡全身的力氣似的。說完後,

全身又軟了下來,嘴裏含糊不清地呢喃著:「不是我…不是我…是那東西……那

東西…我見到了怪物…怪物…」他的聲音慢慢地低了下去。



不遠處,傳來地獄烈犬那獨特的吠叫聲。「一切都結束了嗎?」裏克感到身

體一動也動不了。他的頭腦中象有一個聲音在說:「放棄吧,放棄吧……妳不可

能成功的,妳參軍不就是想死嗎,妳已經失去她了,妳活著還有何意義呢?放棄

吧,放棄吧…」「她?是的,她。我不能死,我要活下去,我一定能再見到她,

我一定能…」裏克猛地爬起身,從統領的懷中翻出魔法卷軸,向記憶中最近的下

水道口摸去。



「damnit」裏克用精靈語喃喃地詛咒著,這已經是第七次找錯出口

了,他不禁感到一絲絕望了。隨身攜帶的乾糧已經吃完了。由於空間魔法元素的

幹擾,無法與聯軍總部聯係。自己的體力正在迅速下降。身上能夠用於戰鬥的衹

剩下一個四係元素組合攻擊魔法陣與一個魔力凝劇增幅魔法陣了。



魔法陣(MatrixofMagic)是一門於近20年新興的魔法

學(MagicScience)分支,他起源於先今第一魔法強國「精靈聯

合國」,現在他已運用到魔法學的幾乎所有分支。



它之所以能夠得到如此廣泛的傳播在於他那無窮無盡的靈活性。任何人都可

以用任何高級魔法語言設計出具有他所需功能的魔法陣。每一個魔法陣的功能,

效力,副作用,都可以隨時更改。



魔法陣掀起了一場魔法革命。受他影響最大的就是人類了,在過去,人類魔

法師無論在魔力的凝聚,魔法效果的控制,對魔法的應用上都遠遠不如有著先天

優勢的精靈與魔族。而現在,由於人類那獨特的學習能力與毅力,魔法陣讓人類

的魔法能力得到了根本性的發展和進步,幾乎到了與精靈差不多的地步。



當然由於精靈的天賦與幾百年對魔法研究的積累,而且發明了魔法陣的精靈

始終掌握著核心的原理及最先進的魔法陣,再加上全大陸的魔法人才都願意到魔

法文明最先進,最開放的精靈界學習,生活。精靈合眾國自然能成為最先進文明

的魔法之國。



有趣的是,由於設計,編寫魔法陣是一件極其枯燥,辛苦的工作,因此,從

事這一行的還大多是勤奮且能吃苦的人類和低等黑精靈的一個分支——「加印精

靈」。裏克就是合眾國「綠葉盟」名校「減州魔法學院」魔法陣專業畢業的。



對於自己在魔法陣上的實力,裏克向來很有自信。倒不是他的魔法陣理論考

試能拿多高分,而是他設計編寫的魔法陣往往是最有效,最能靈活運用,最有創

意,但也最危險。



一次裏克的導師,全大陸聞名的大魔導師圖靈·西恩在全班點評裏克的畢業

設計魔力凝劇增幅魔法陣時,對其中要用死亡恐懼的腦波反應來激發魔法陣的能

量最大化的設計感嘆道:「這是衹有對任何生靈失去信心,對生命本身絕望才能

想出的魔鬼設計,我無法想像有任何活著的生物能想出這種方法。」



「活著的生物,哼!」裏克自嘲地冷笑幾聲,「自己早在那一天就死了。」

可自己前一天在面對母撒英時還那麽恐懼,人類真是一種複雜而渺小的生靈啊。



前方有幾束綠色的光芒自頂向下射出,裏克心裏一陣興奮,知道已經找到了

目的地了。準備好了兩個魔法陣的發動,裏克象一衹貓一樣敏捷地鑽進管道。這

段管道並不長,其上半部的綠水晶部分一看就知道是西法森林那些忘恩負義的家

夥的手藝。那些唧唧歪歪的反戰精靈戰前叫的厲害,現在眼看要勝利了,就都跳

出來要分一杯羹。那些衹知享樂的西法精靈的嘴臉想想就讓人反胃,所幸裏克的

胃裏已經沒東西可反了。



「妳是說我的塑像!」從上方不遠處傳來的聲音讓裏克的胃又抽搐了一下。

恐懼可不管妳是屠龍的勇者還是不敢向暗戀的人示愛的懦夫,妳永遠也不知道它

何時會冒出來咬妳一口。這熟悉的聲音在行動前的情報分析會上從共振水晶不知

發出過多少次了。而現在真正的就在這。這讓裏克產生了一種對現實的虛幻感。

沒錯,發出那聲音的就是聯軍的頭號敵人——庫馬帝國拉伯一世母撒英·候林。





Chapter0-2





雅果說著,脫下一衹手套,伸出一衹潮濕的涼手來。「Auf Wiedersehen,

亨利上校。要是我對您有過一點點幫助的話,我衹向您提這麽個要求。不管您以

後去哪兒,請記住戰爭有兩個方面,任何一方都有一些正派人。」



——from 「The Winds Of War」 by Herman Wouk





母撒英·候寧,這個名字在整個庫馬(Qumar)帝國,乃至所有信奉巴

阿(Bara)神教的國家中都有著莫大的威信。



作為開創新朝代的一世皇帝,母撒英的出身並不像他那些巴阿兄弟國家的皇

帝們那樣顯赫。作為一個牧羊人的兒子,母撒英在童年並沒有受過正規的教育。

族人的爾虞我詐,養成了他弱肉強食的世界觀。



他在15歲就拿起了劍,參加了反對帝制的地下組織,他知道在敵人的絞架

上是什麽滋味。他曾經企圖刺殺當時的國家元首——他的一個前任獨裁者。失敗

後流亡國外。重返庫馬後開始了漫長卻勢不可擋的權力之路,直到控制了格林達

的大權。



像他這樣一個既沒有很強實力,又沒有過硬後臺的人,在經歷了那麽多次陰

謀,仇殺,和背叛後卻能夠存活下來並奪得大權。這始終是一個謎。而這個迷一

樣的人,現在正在離裏克頭頂不到一百碼的地方大發雷霆。



「妳說那些賤民把我的雕象拉倒了?他們好大的膽子。」母撒英的聲音有些

顫抖了,「這些豬玀竟敢這麽做?」



「那是因為妳平常如何對待他們,他們也就如何對待妳。」一個冷靜而又柔

美的聲音從大廳西側傳來。敢和這個傳說中六親不認的獨裁者當面頂嘴,裏克不

禁對這個女人產生了好奇之心。



裏克無聲無息的摸出阻擊弓,試圖瞭解一下大廳上的形式。



精靈特種部隊的阻擊弓除了普通聯合國制式阻擊弓的一般功能外,還能夠變

換為精靈的肉搏戰武器——下彎刀:一種型似彎刀,卻是由下向上揮出攻擊的武

器。除此之外,近20年來出產的武器都無一例外都載入了魔法陣激發裝置——

英矽晶石。



幾乎每一種晶石都有一種特殊功能。英矽晶石並沒有任何魔法增幅功能,甚

至他對施與其身的魔力根本毫無反應。但他卻能同時傳遞不同性質的魔法元素。

這就使它成為產生魔法陣的核心晶石。當然,光它本身並不能產生魔法陣,還需

要與儲存魔力的紅晶石,記憶並讀取魔法陣的藍晶石,讀入或施放魔法陣的紫晶

石等一係列晶石共同組成一個魔法陣係統。



裏克用手指輕輕一觸位於弓把上的紫晶石,無聲無息地起動了一個魔法陣。

這是一個偵察用魔法陣,是由裏克自己設計的。它利用了風,光,水三種元素,

首先水元素凝成肉眼看不見的小水滴,然後利用風元素把這些極輕的小水滴擺成

一係列的位置,然後,利用光元素的直走及折射的特性,把外界的景象折射到觀

察者的眼中。這是一個極其複雜的魔法過程,在沒有魔法陣之前,哪怕大魔導師

也無法施展出這個耗魔力微乎其微的魔法。而魔法陣則改變了這一切。



裏克當年憑這個魔法陣的設計奪得了「減州魔法學院」魔法陣設計大賽二年

級組一等獎。也就是憑它,裏克才能如此順利地入選競爭激烈的特種部隊。



從魔法陣傳來的影像很清晰,大概是因為這一帶地下水汽很大,濕度很高。



這是一個完全用抗幹擾的綠水晶建成的大廳,正東方聳立著一座母撒英的雕

像,一手持劍,一手持巴阿聖經。在雕像下的皇座中所坐的,正是帝國皇帝母撒

英·候林本人。這個57歲的獨裁者,看上去疲憊,顫抖,浮腫的臉上戴著一副

黑色的護目鏡。據說無論在任何時候,母撒英都不會拿下那副黑色的護目鏡。



獨裁者留著一頭長發,穿著一件寬大的白色長袍,左手的無名指套著一枚戒

指,還真透出一股威嚴。如果不戴那副黑色護目鏡的話,他倒是挺像一個宿醉未

醒而又馬上要開時周日講道的精靈牧師。



在大廳西側站著一個身材高挑的女子,由於隔的較遠,再加上那女子用長發

遮住了半邊的臉,她的容貌看的不是很清楚。但那黑色的庫馬傳統齊胸禮服很好

地襯托出她曼妙的身材。胸前那露出的一抹雪白在那黑色長裙的掩映下,似乎能

挑動世上所有的男人。



她想必就是此間的主人,母撒英那位不知名的情婦吧。裏克注意到了一個細

節,在女子那秀美的長發中隱隱露出一對尖角。母撒英最寵愛的女人竟會是一個

精靈!這大概可以上精靈魔法新聞網的頭條了。



「妳們這些廢物,帝國衛隊格林達軍團呢,為何不鎮壓亂民?」母撒英大聲

衝跪在地上縮成一團的一名軍官吼道。



「啟稟……陛……下…,格林達軍團…兩日前就…就被…全……全殲了。」

軍官顫抖著回答道。



「那母撒英近衛軍呢?」



「他們已經全…全逃跑了。」



母撒英的身體在顫抖,不是因為恐懼,而是因為極端的憤怒。



「妳們這些廢物,懦夫,叛徒,背叛我的人全都得下地獄!」說著,他舉起

手,手上的戒指發出奇異的光芒。那名蜷縮在地上的軍官現在已淩空飛起,雙手

緊緊地摳住脖子,似乎要扒開自己的皮膚,他的脖子上都出現了血痕。



漸漸地,他淩空的雙腳不再亂蹬了。母撒英手一擺,那人的屍體象一條蛇一

樣軟到在地上。



「我要殺了所有的叛徒,我要用‘聲及萬裏’殺了那些叛徒和那些愚蠢的精

靈。」母撒英歇斯底裏地大叫到。



「父親,妳造的孽還不夠多嗎?難道妳要殺死全格林達的人嗎?求求妳,求

求妳,停手吧…停手吧…」那黑衣女子向母撒英喊道。



母撒英的女兒是精靈,那母撒英…。裏克驚疑不定地望著母撒英。



「玫林,看著我的眼睛,連妳也要背叛我嗎?」帝國皇帝緩緩拿下眼罩,露

出精靈特有的深藍色的雙眼。



**********************************************************************




這一節終於有一個女性角色登場了。大家興奮吧。可凡事不能急,關係是要

慢慢發展的,這樣才有看頭嘛。另外,請大家多多指正,我會多多修改的。





Chapter0-3



「I have this idea about why people do the terrible things they

do. Same reason little kids push each other on the schoolyard. If you

are the one doing pushing, then you are not the one who gets pushed….

If you are the monster, then nothing will be waitingin the shadows to

jump out at you. It’s pretty simple really. People do the terrible

things they do because they are scared.」



——from Steven Spielberg’s 「Taken」



精靈(ELF),作為一個種族的總稱,其定義是非常之廣泛的。按外型分,

它包擴邪惡的黑暗精靈(Dark ELF)或者叫卓爾(Drow),淘氣的小精靈戈柏林

(Goblin),長有蝴蝶翅膀的「小仙靈」(Faerie),每一個都是絕世美女的妖

精族(Sprite)……



甚至,有人認為外型同精靈一樣俊美的魔族就是傳說中的一種精靈——魔靈

(Daemon)。但對於絕大多數人類類來說,精靈這個詞首先另其想到的就是和人

類很象,有著尖尖的耳朵,美麗而又長壽的光之精靈(Light ELF)。



他們一般以森林為家,喜愛自然,情感細膩,學識廣博,對魔法有很高的天

賦;在昏暗的條件下視野也是人的兩倍,因此掌握了高超的箭術。在精靈中也以

其數量最多,建立的國家最強大。除了尖耳朵這一精靈的普遍特徵,最易暴露他

們身份的就是那一雙迥異於人類的深藍色眼睛了。



現在,精靈世界最大的敵人—巴阿帝國皇帝母撒英一世正用他那雙炯炯有神

的深藍色眼睛,緊緊注視著站在臺階下的精靈女子,他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

—玫林·候寧。



「父親,妳還要殺多少人才夠?妳要連我也殺掉嗎?那就動手吧。」玫林絲

毫不示弱地盯著她那渾身發抖的父親。



「妳……妳還算是我女兒嗎?妳跟妳母親那個賤貨一樣……妳和那些賤民一

樣,妳們都要背叛我,好,好,那妳們都去死吧……我要用‘聲及萬裏’把妳們

都殺光……殺光妳們這些叛徒……」帝國皇帝狀若瘋狂的大聲吼道。



「妳過來呀,來動手殺了我啊,就象妳殺死我母親一樣殺了我呀,妳怎麽在

發抖啊,妳動手啊,妳這個懦夫,妳連親手殺我的勇氣也沒有,妳統治的那些人

從來都不懷疑妳的權威,妳的走狗從來都不敢違抗妳的命令。哈哈……哈……太

可笑了……他們永遠都想不到妳是這樣的一個懦夫,膽小鬼……哈哈……」由於

極度的氣憤,女精靈那特有的尖耳朵從她如絲般的黑發中豎立起來。



「因為妳母親與人私奔,她要背叛我,我才殺了她。是她先拋棄我們父女倆

的。妳現在也要象她一樣背叛我嗎?玫林,妳是我在世界上最後的親人了,我不

希望再失去妳?」母撒英的語氣突然緩和下來。



「親人,哼,親人,母親她有多愛妳妳知道嗎?她每天晚上要為妳祈禱三次

才就寢,她與人私奔……哈哈……妳要用這樣的謊言來欺騙妳自以為瞭解的唯一

的女兒嗎?父親,妳原來不是這樣的,妳原來是多麽愛母親和我的呀。妳怎麽會

變成這樣的啊?是什麽時候開始的,對了,是那天,一切都是從那天開始的,一

切的一切。自從妳帶‘它’回來後,一切都改變了……」



「夠了……住嘴…………妳的母親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事,她必須死,所有阻

擋在我前進道路上的人都得死,妳母親也休想阻止我。沒有人能阻止我……」母

撒英發狂般地大叫道。



「妳還想要什麽?妳有了‘它’之後,一切都那麽的順利,妳得到了這個帝

國,妳還想要什麽。」



「妳什麽也不懂,妳什麽也不知道,妳沒有見過‘它們’的力量,妳永遠也

不會明白的,我要用‘聲及萬裏’把妳們全都殺掉。」皇帝突然象回憶到什麽恐

怖的事一樣顯得十分害怕。



「聲及萬裏!」裏克渾身一震。



精靈歷2945年,魔法陣發明30年之後,在精靈合眾國死海沙漠中的小

鎮拉阿斯莫,大魔導師奧本海默在軍方的全力支持下,領導當時最出色的一百餘

位魔導師研究出了把魔法陣與禁咒魔法相結合的方法,並成功地進行了一次實地

實驗。



在理論上任何魔法都可以與任何魔法陣相結合,但禁咒魔法由於本身聚集的

魔法能量過於強大,若施加與魔法陣上,作為魔法陣與施法人的能量之間傳遞介

質的水晶就會因為負載過大而破碎。因此,魔法陣與禁咒魔法相結合的實踐瓶頸

就在於合適的魔力傳遞水晶。



經過幾萬次的失敗之後,在一次極其巧合的情況下,奧本海默終於發現了合

適的介質——綠水晶。綠水晶本身有極強的抗魔法性,這也是它被用來作為建造

抗魔法幹擾物體的主要材料的原因。



但奧本海默卻發現在綠水晶積聚到一定的量時,把一個中等強度禁咒能量注

入其中,綠水晶本身會發生突變,釋放出比注入的禁咒能高出百倍的能量作用於

魔法陣上。



後來的教科書把這種現象叫作「綠水晶聚合效應」。其威力可由奧本海默的

實驗看出。奧本海默把禁咒「末日洪荒」用於特別設計的綠水晶魔法陣上。其結

果是一個方圓近千裏的「海」。從此「死海」沙漠成了名副其實的死海。



相比與奧本海默的實驗所造的極富喜劇色彩的結果,這個方法的第二次運用

就不那麽光彩了。精靈合眾國在當時的交戰敵國—大舌魔族的首都大京使用了一

個小型禁咒魔法陣——「地獄烈炎」。



造成的直接後果是近40萬大舌魔族的死亡和大京在各國地圖上的消失。也

因此各國爭相發展出禁咒魔法陣。但由於「禁陣」(禁咒魔法陣的簡稱)的威力

過大,可能會傷及自身,各國共同簽約禁止發展禁咒魔法陣。



這次精靈合眾國發動對庫馬戰爭的主要理由就是指出庫馬擁有禁咒魔法陣卻

不加入「禁止禁咒魔法陣實驗公約」。再加上庫馬帝國的這位殘暴的統治者,各

國對精靈合眾國的做法也無話可說。



「那天妳究竟看到了什麽?是什麽讓妳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父親,妳到底

在恐懼什麽?告訴我,妳究竟看到了什麽?」玫林聲嘶力竭地向她的父親喊道。



「妳就想知道這個嗎?妳背叛我就是想知道這個嗎?那好,看著我的眼睛,

妳會知道的,看著我的眼睛,玫林,看著我………」母撒英的雙眼放出邪異的光

芒。



「啊,不……啊……呃啊……呃呃……啊……No…No…」玫林盯著他父

親的眼睛痛苦地大叫起來。



「Alle ihre erinnerungen kommen auf einmal. Alle ihre erinnerungen

und alle ihre aengste.」她象著了魔似地卷曲在地上,不停地說著這句古精靈

語。



「All your memories play at once. All your memories and all your

fears.」裏克情不自禁地輕聲說出了這句古精靈語的意思。



「什麽人,什麽人在那裏?」母撒英顯然聽到了裏克的低語聲。



糟了,被母撒英發現了,而且更糟的是,裏克發現空氣中的氣元素開始騷動

起來,「聲及萬裏」禁咒魔法陣顯然已經啟動了。





Chapter0-4



「All your memories play at once. All your memories and all your

fears.」



——from Steven Spielberg’s 「Taken」



「But in the end, love is only thing that counts 」



——from 「Ally Mcbeal」





豆大的汗珠從侯寧家老三的臉上淌了下來。這已經是進入西奈沙漠的第七天

了。



自從行刺庫馬帝國元首斯林三世失敗逃到這裏後,母撒英就沒有睡過一個好

覺,吃過一頓飽飯。西奈沙漠是庫馬帝國通向精靈世界的必經之路。作為精靈合

眾國中央情治領滲透部庫馬方面的負責人兼行刺帝國皇帝的主謀,母撒英現在衹

能在這鳥不拉屎的沙漠中向著精靈世界逃亡。



周圍除了黃沙還是黃沙,在烈日下,望不到邊的沙漠靜得可怕。長年在沙漠

中行走的因都倍人有一個古老的傳說。當妳獨自在西奈沙漠旅行時,妳將能看到

神的光芒,神帶妳至永生之地,在通過了神的考驗之後,妳將會得到神給妳的永

遠的禮物。妳的生命將會從此不同。



母撒英對於這個異教的傳說向來抱著極其輕蔑的態度。倒不是不相信神的存

在,而是不相信有生物能通過神的考驗,把這個傳說留於後世。現在,他卻是真

心希望這個傳說是真的。因為,至少那樣他還有活下去的希望。水在五天前就喝

完了。迷駱(一種能在沙漠中長途行走的動物)也在三天前被自己殺了充饑。先

在母撒英什麽神的禮物也不要,衹要一口水。



再也走步動了,沙漠的夜是那樣的冷,母撒英的視線開始模糊起來。等等,

前面怎麽會有光亮。那不是火光,那是比太陽還要亮的光芒。母撒英覺得連思考

都變得困難了。



越來越亮了,啊,那是我的幻覺還是神的光芒呢?那是什麽東西……啊,不

行,什麽也看不清,太亮了……太亮了……



……



精靈合眾國首都亞比哥城正下著大雷雨。閃電刮過天空,照亮了西城一間毫

不起眼平房的窗戶。



一個相貌柔美的黑發女精靈抱著像是一個摸子刻出來小女孩,喃喃地說著:

「別怕,那衹是閃電罷了,別怕,妳爸爸會回來的,他一定馬上就能回來的。他

一定能的,不是嗎?……玫林!」



「碰」門像是被大風吹開來。一道閃電劃過,照亮了一個身影。那個熟悉的

身影,是丈夫,是已經一年多下落不明的丈夫的身影。女精靈呆了一下,象一衹

箭一樣撲進丈夫的懷中。



「英,妳終於回來了,妳這一年多去哪了……我和玫林好想妳啊……妳……

妳怎麽不說話……」她抬起頭望向他,他那雙熟悉而又陌生的眼睛沒有望著她,

也沒望向玫林,而是緊緊盯著左手無名指上的一衹不知由什麽材質作成的戒指。



「英,妳怎麽啦,發生什麽事了,妳看見什麽啦……妳說話呀……」女精靈

使勁地搖了搖他。沈默的身影象剛醒來似地直勾勾地望向妻子。



「Alle ihre erinnerungen kommen auf einmal. Alle ihre erinnerungen

und alle ihre aengste」 母撒英·候寧用顫抖的聲音對妻子說道。



************



「All your memories play at once. All your memories and all your

fears.」



庫馬帝國皇帝在心中默唸了一遍剛才大廳中央站著的年輕人所說過的話。



這個年輕人很不錯,剛才向自己攻來的四係元素組合攻擊魔法陣很有創意,

比那些衹知道追求力量,威力的精靈法師有趣多了。自己剛才反擊時可沒留手,

他現在還能頑強地爬起來還真出乎意料。明明感應到他身上有空間魔法卷軸,他

卻不借機逃走。真是個頑強的年輕人,就象當年的自己。要是自己有個象他這樣

的兒子,那該多好啊。



「呼……呼」裏克大口大口地喘著粗氣。這傢夥太強了,自己和他差了好幾

個數量級剛才的攻擊足以放倒一個魔導師,可他居然還能反擊把自己擊倒。現在

衹剩下一個魔力凝劇增幅魔法陣了。怎麽辦,怎麽辦……已經沒有多少時間了,

「聲及萬裏」馬上就要完全發動了。



冷靜……冷靜……一定有辦法的,任何東西都有他的弱點,有時他的最強點

就是他的致命弱點。母撒英的最強點就是那枚詭異的戒指。衹要把戒指與他分開

就可以了。可是應該怎麽做呢?裏克的腦中飛速地閃過這些唸頭。一來到這處行

宮,裏克就感到哪裏有些不對勁,這裏有些特別的地方。是什麽呢?



水,是水,整座行宮,沒有一個池塘,沒有一座噴泉。在這個把水看做奢侈

品的國家裏,一個帝王的行宮怎麽能沒有池塘呢?對了,一定是母撒英害怕水,

他的弱點就是「水」。裏克不禁得意地笑了一下。



一個水龍魔法瞬地在裏克眼前成型,如此快的速度主要歸功與那個魔力凝劇

增幅魔法陣。水龍一刻不停,迅疾地攻向30米外的帝國皇帝本人。



一絲冷笑浮現在母撒英的臉上,那個白癡也以為我會怕水嗎,難道我不喝水

嗎?哈。



真是愚蠢的人類啊!母撒英得意洋洋地準備在擊破水龍之後,就直接擊殺裏

克。



就在此時,異變突起,水龍突然轉彎,卷起倒在地上的玫林,向母撒英的左

邊衝去。



如果母撒英要擊破水龍,就勢必要傷到玫林。裏克先在是在進行一個賭博。

如果母撒英不不顧玫林的話,從前面他們的對話來看,這種可能性很高,那麽要

對付已經受傷,且耗盡魔法陣能量的裏克,是易如反掌的。就看母撒英是否在乎

他唯一的女兒了。



母撒英獰笑一聲,舉起左手,無名指上那衹奇異的戒指發出耀眼的光芒,看

來他已經作出選擇了。裏克絕望地閉上了眼睛。



「爸爸」,在水龍峰頭的玫林似乎清醒了過來,望著前方的父親,幽幽地叫

了一聲。



************



「爸爸!」



在傾盆大雨中呆立著的男人,象從萬年沈睡中醒轉過來。低頭看到了一個一

頭黑發的精靈小女孩正怯生生地望著自己。



「爸爸……?」男人低聲地自語道。他轉頭看了看左手上的戒指,有望瞭望

女兒。



就這樣子,他凝視著小女孩的雙眼,象過了一萬年似地。然後,他放開懷中

的女人,一把緊緊地抱起女孩,一衹手牽著同樣呆呆的妻子,向著更黑暗的雨夜

中走去。



************



水龍頃刻間已經逼近母撒英那詭異的左手。那耀眼的光芒一下子暗淡下來。



母撒英伸出右手,接住了在水龍浪頭的女兒。



也就在這一瞬間,一把精靈制式下彎刀,從水幕中無聲無息自下向上揮出,

亮起一片光華,準確地砍下了母撒英的左手。



裏克氣喘籲籲地從水龍中現身,為了維持遠處自己的鏡象和在水龍中閉氣飛

行,已經把所有的魔法力都耗光了,現在一個孩子也能殺了他。



奇怪的是,失去了左手的母撒英沒有發出任何聲音,衹是靜靜地看著懷中的

女兒。父女倆就這麽靜靜地對視著。



那衹戴著戒指的左手就靜靜地躺在裏克的身旁。裏克把左手伸向‘它’……





**********************************************************************




To WoodyX: 語言問題我的設定是人族用中文,現代精靈文為英語。古代精

靈語為德文,拉丁文,意地敘語,等多種語言混合。我至少會翻成英語。



To LHA: 我可一漏一點構思給妳,這個公主不會領便當的,第一部未來場景

是在另一個帝國。



To 大家:情節還未展開,所以現在也沒什麽色文,請大家多多包涵啊!呵

呵……多支持啊!





Chap0-5(上)



She is the Moon And Sun to Me.



——from Steven Spielberg’s 「Taken」





庫馬新歷13年4月9日午夜11:34(人族時間歷法與現實一樣)



帝都格林達郊外,距皇家母撒英起義紀唸館10裏處……



一輛雙輪雙座馬車在帝國第十一官道上急弛。



母撒英近衛軍團首席侍衛官烈思警惕地觀察著四周的環境,他感到很緊張,

畢竟現在衹有他一個人在保護皇後陛下。這是本月第三次,皇後陛下要求他瞞著

別人帶她出宮了。



烈思當然沒有蠢到相信皇後陛下是想與自己幽會,宮裏所有的人都清楚皇後

陛下對皇上的忠心。噢~~不能說是忠心,是愛。對於女人來說,衹有愛才會使

一個女人那麽盲目的忠心,烈思暗自想道。所以他連想都沒想就答應了皇後的請

求,對皇後忠心就是對母撒英忠心。



烈思感到這次皇後從紀唸館出來後一直就很沈默,跟平時很不一樣,不過他

並沒有很擔心這點。他正對剛才自己守在紀唸館外時感到的一陣暈眩感到奇怪。

身為帝國內最強的高手之一,這種暈眩對他來說很不尋常。所幸,皇後是平安無

事地出來了。也許是那個鬼紀唸館的問題。在那裏,列思總是感到十分緊張。



母撒英起義紀唸館建於庫馬新歷元年,由皇帝本人監造,傳說這座建於沙漠

中央的紀唸館對皇帝本人有著外人所不知道的特殊意義,衹有皇族的人被允許進

入,烈思作為侍衛首領也從來沒有進入過。皇帝本人在遇到重大問題時經常去那

裏沈思,那時,也衹有烈思一人守在門口。



皇後還是默不作聲。不過烈思並沒有感到緊張,馬上就要進城了。突然,烈

思發現前面有一騎橫在路中間。天很暗,看不很真切,烈思停下馬車,運起十成

功力暗自戒備。



那個騎士漸漸靠近馬車,車前的燭光映在他的臉上顯的陰晴不定。烈思突然

全身放鬆了下來,他轉頭張口想叫在馬車後排的皇後。突然,他發現皇後全身都

在發抖,烈思感到十分的奇怪,這是烈思最後的感覺,御前首席侍衛馮·海恩·

烈思從來沒有想到過自己最後的一種感覺會是奇怪。



皇後的全身不停的在發抖,當烈思的頭從前排滾到她腳邊時,她象突然醒了

似的叫了一聲,跳出車外,向後跑去。這一聲喊叫是那麽的短促和尖利,就像小

雞的叫聲一樣。



騎士的左手動了動。皇後立刻象中箭似地到在地上,全身不時地抽搐著。男

人翻身下馬,走到女人身前,輕輕抱起她的頭,柔聲說道:「妳看到什麽了?」



女人突然象聚集了全身的力氣緊緊抓住男人,顫聲說道:「Alle ihre

erinnerungen kommen auf einmal. Alle ihre erinnerungen und alle ihre

aengste。」



男人似乎嘆了口氣:「如果這對妳來說還有意義的話,我衹想說我很抱歉,

事情可以不是這樣的。」說著,他抬起頭望向天上的月亮。



「咯」……



當男人站起來走向坐騎時,地上的女人已經不再抽搐。



************



一人一騎飛速地在戒備森嚴的禁宮中賓士,但卻沒有任何人阻攔。男人騎到

一座高塔前,把坐騎交給守衛,快速地跑上了塔頂。他取下臉上的眼罩,輕輕推

開一扇門。



月光透過窗戶照在床上一個十二,三歲的小女孩,不,是小精靈身上。男人

突然感到一陣恍惚,好像二十年前,他第一次在月光下看到她一樣。小精靈似乎

被驚醒了,她揉了深藍色的雙眼,認出了來人。



「爸爸,妳怎麽啦?媽媽呢?」



男人定了定神,上前抱起小精靈,他小聲說道:「妳媽媽,她、她離開我們

了。」



「妳說什麽啊,爸爸、爸爸,媽媽在哪裏,我要見媽媽……」小精靈象意識

到什麽似地又哭又叫。



男人緊緊摟住她,月光照在他滿是淚水的臉上,他輕聲地用他自己才聽得到

的聲音呢喃著:



「She is the Moon and Sun to me。玫林,妳知道嗎,She is the Moon

and Sun to me……」







chap0-5(中)



「She is the Moon and Sun to me。玫林~~我從來沒想傷害妳和妳母親

的。」在沈默了一會後,母撒英望著懷中自己的女兒說道。



大地猛地震了一下,但這個聯軍所使用的大規模地係魔法的感覺不一樣。裏

克猛地明白了那震動意味著什麽。



「有幾個共振點?」裏克大聲向母撒英吼道。



「12個,24分鐘內妳們誰也跑不出格林達的,妳們這些愚蠢的傢夥!」

母撒英盡管嘲笑著裏克,眼鏡卻始終沒有離開過女兒。



「聲及萬裏」作為第三代禁咒魔法陣是一種殺傷力極強的禁陣。它在「禁止

禁咒魔法陣實驗公約」中所禁止的禁陣中排行第十四。不象排行第一的「無」和

毀滅大京的「地獄烈炎」那樣無差別的毀滅一切,「聲及萬裏」是一種衹殺傷活

物的禁陣。



它是根據魔法波動共振原理發明出來的。魔法波動學說的創始人波爾指出,

任何由元素微粒所組成的物質,無論其多麽堅硬,衹要用波動來引起其本身不停

在運動的微粒一起共振,就能使該物體瓦解,甚至爆炸。



過去,這種學說最大的障礙在於,如果這種假設成立,那為什麽在以往眾多

的魔法實驗中,當人們由相同波動頻率去影響一個相同頻率魔法元素微粒(例如

土元素)所組成的物體時,那個物體從來就沒有反應過。



這個障礙在「禁陣」出現後就不復存在了。原因在於禁陣能聚集並釋放遠遠

大於人類平時所能釋放的能量及能量的波動。魔法師們漸漸明白了衹要有足夠的

能量達到或超過束縛微粒共振的能量臨界點,元素微粒就會發生共振,並分解開

來。



「聲及萬裏」就是利用這種魔法波動共振原理來把一個很大範圍裏的由一定

頻率的魔法元素微粒組成的物質進行分解。而人或大陸上大多活物身體中都有一

種必不可少的這種微粒。



那就是血液的主要成分—水元素。衹要是水元素產生共振,受波動影響範圍

內的生物就會暴體而亡,而其他不含水元素物質的物體則會安然無恙。一個標準

的「聲及萬裏」魔法陣衹需一個共振點,就可以覆蓋方圓20裏的地區,12個

共振點足以覆蓋整個格林達城及其周邊地區。



「妳瘋了嗎?妳這個惡魔?妳想連妳女兒也殺了嗎?」裏克一邊呵斥著母撒

英,一邊悄悄地向那衹斷手移去。



離那衹斷手衹有幾寸了,衹要拿到那衹神秘的戒指就不用擔心母撒英會回復

力量了。裏克暗暗想道。



「住手,別碰‘它’,妳會後悔的。聽我說,年輕人,不要碰那衹戒指,妳

帶我的女兒從大殿後面的秘密傳送魔法陣馬上走,還有二十幾分鐘這裏就會成為

共振的中心。所有的水元素都會分解。帶上我女兒快走。」母撒英氣喘籲籲地叫

道,顯然,離開了‘它’,他衹是一個普通的老頭。



「不,父親,我們快把‘聲及萬裏’停下來。」



「沒用的,禁陣一旦啟動,就不可能逆轉了,母撒英,就算妳真的是想死在

‘聲及萬裏’下,我現在也不會饒過妳。」裏克冷冷地說道。



「不,別傷害我的父親,他不是故意做這些的。」玫林起身攔在了她父親面

前。



剛才在下水道中憑偵察魔法看的不是很真切,在離開這個精靈美女衹有兩丈

之處仔細一看,裏克不由心中一動。這是一個年輕的女精靈,此時正半依靠在她

父親的肩上。



她的態度在一個成熟的人類美女看來雖然很自然,但作為一個精靈來說,卻

未免覺得風騷了一點。她穿著庫馬的傳統服裝,黑色而緊身的長裙勾勒出她曼妙

修長的體態。



裙下露出小巧玲瓏象大理石雕成似的雙腳;上身在長裙外套了一件絲織的短

衫,前面有一處心形的缺口,露出那象牙般的脖頸和胸脯的上部。她的頭上插著

一朵紫色的玫瑰花,頭發濃密,黑裏透藍。



那臉蛋的美純粹是專屬於純種的光之精靈的,一對深邃而美麗的大眼睛,筆

直的鼻子,珊瑚似的嘴唇,珍珠般的牙齒,這都是她那一族所獨具的。而錦上添

花的,是玫林正當青春最盛的年華,她衹有十九,二十歲。



「千萬別碰‘它’,妳看到我父親變成什麽樣了,它會釋放出妳平時所掩藏

的最深的慾望,並且妳會一直追求這種慾望,妳看看我父親變成了什麽樣子,他

從前是多麽好的人啊。」玫林的話把已經處於半發呆狀態的裏克拉了回來。自己

不是沒有見過美女,怎麽會那麽失神呢,裏克奇怪地想到。



「那好,我不會戴它的。不過,我得把它帶走。」說著,裏克把那衹戒指從

斷手上拔了下來。



「住手!」「不要碰!」母撒英父女幾乎同時叫了起來。



「什麽啊。妳們想騙倒我,這個東西什麽也不是。」裏克突然暴怒地大聲叫

道。



此時,母撒英和玫林幾乎同時看到了裏克的眼睛裏流過黑色的液體,那樣子

好像黑色的雲彩在眼珠上流動。



母撒英一把推開女兒,轉頭大叫道:「妳快走,我擋他一……」話還沒有說

完,人已經飛了出去,落在數丈開外的地方一動也不動。此時得裏克一句話也不

說,一步一步走向正在發抖的玫林。



裏克一把拖倒已經嚇得說不出話來得玫林。如果此時妳是玫林的話,妳能清

楚得看到裏克的整張臉都扭曲了,顯得說不出得猙獰恐怖。



「嚓,嚓……」三兩下,裏克就把精靈美女的長裙和上衣撕爛了。然後他一

下子呆在了那裏。



這是一個女人嗎?是一個處女嗎?兩者都是。如果是從冥冥之中出現的曼莎

琳,就應該微笑,可她正在無聲地啜泣。



如果是狄安娜,就不應該這樣粗心,她的美麗發生不可想像的光輝,沒有比

這個淑靜而高傲的形象更純潔的了,沒有受到踐踏的雪地是一望無知的。



這個年輕的女精靈的皮膚跟西法的雪山榮哥佛峰一樣潔白。從她那無憂無慮

的額角,散亂的黑色長發,低垂的睫毛,隱約可見的藍色脈絡,無法雕刻的圓圓

的乳房以及破碎的衣衫底下拱起來的玫瑰色的臀部和膝蓋烘托出來的,是仙女的

妙象。



這個潔白的身體仿佛光芒四射,這個赤裸的精靈如同奧林巴斯山的女神,知

道自己是深淵的女兒,這個高不可攀的美女躺在那裏,跟維納斯睡在無際的浪花

上一樣高傲。



這時從母撒英的角度望去,這是一個很奇怪的景象,一個野獸般喘著粗氣的

男人一動不動地注視著一個赤裸的害怕地全身發抖的少女。就那樣靜靜地,靜靜

地互相凝視著對方的眼鏡,時間仿佛停止了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