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玖玖网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武侠玄幻» 郭府艷傳

郭府艷傳
发布时间:2019-08-09 02:00:44   浏览次数:363

南宋末年,公元1251年,宋淳祐十一年,離南宋名將章夢飛擊退蒙古已過去

16年,這一年南宋無戰事,一切顯得成平日和同為此年,蒙古韃子蒙哥即位,

蒙哥乃為拖雷之子,封號憲宗,但其兄弟之間不平,羈縻不斷。



江南某地,一陣輕柔婉轉的笑聲,飄在煙水蒙蒙的湖面上,那笑聲似哀似怨,

嫵媚中帶著成熟,成熟中帶著不甘。隨聲音望去,見遠處湖面,一只塢棚小船顛

簸來去,不時濺起水波四處蕩漾,聲音近了,才發現原來是有人在船上。



只見那女的面貌姣好,看起來約莫三十來歲,皮膚白皙,體態豐滿,氣質成

熟,此時正赤裸橫躺在船上;身上兩個狀如蟠桃的奶子挺拔峭立,上面兩朵梅花

狀奶頭充滿嫣紅,堅硬起來煞是好看;婦人下身只剩一絲布片還掛在腿上,紅色

布條上的斑斑點點,頗為淫靡。



趴在婦人身上是一個俊美少年,但此時卻顯得有些異邪,少年面無血色,只

知道不停的收挺腰部,讓下身往著一個濕熱粘稠的地方送;交合處,正是婦人的

美妙花蕊,美人點點腥紅色的陰唇翻進翻出,帶著淫水順流到大腿,滴到船艙里;

婦人稀疏的陰毛分散著點綴在嬌嫩的陰阜上,隨著少年的抽插,和少年的吊毛糾

纏在一起,發出絲絲縷縷之聲。



「美人兒娘親,你的穴里好熱、好緊,我快要爽死了」,少年像是蠻牛一樣,

每一次都要將自己的肉棒狠狠的送入身下婦人的陰道里,「娘親下面夾的我好舒

服,啊,真爽,姦死你。」



身下婦人惱中帶羞。「閉嘴,不要再說了。你是誰,你不是我的虜兒,快把

我的虜兒還給我。」婦人此時面若桃花,沒有了發髻的襯托,頭發披散開來,更

顯得梨花帶雨,好不誘人。



「哈哈,能姦到黃女俠這等美人,真是八輩子修來的福分。」少年聲音有些

怪異,明顯不是他這個年紀該有的聲線,說完少年伸手抓住了婦人胸前兩只堅挺

的奶子,反複揉戳。「我不是你的兒子?但也是你的兒子。大美人,你要看清楚

了,這具姦你的身體正是你兒子郭破奴的;娘可以不認兒子,可是兒子我卻認得

娘親。啊,美人娘親的奶子真大,我要天天摸你的奶子。」



「啊!啊…..啊」,聲音微弱可聞。黃蓉聽得汙言穢語,心中惱怒,卻不得

發泄。若是別人,早被黃蓉一掌打死,可對方借用孩兒身體來作怪。任憑黃蓉身

懷絕技,卻無處施展。心中想要拒絕,可是下體的反應來的真真切切,美人此時

陰部外翻,粉紅肉色夾雜著點點濕水,極度淫靡……..



要說起這等天理難容的母子亂倫醜事,還要從前天他姐姐郭襄說起。郭襄乃

郭破奴之雙胞胎姐姐,自是遺傳了其母的容貌,郭襄生性調皮,精靈古怪,正所

謂美媽生美女,再貼切不過。



郭襄愛瘋愛玩,經常帶著她弟弟遊山逛水。一日,風和日麗,郭襄諧破虜玩

於深山,見遠處有高大密林,枝繁葉茂,遂一探究竟。不想誤入一洞穴,洞穴高

寬見方,深不可測,不多時,洞穴傳來斯斯聲。破虜生性有些隨父,平時少語,

閱歷淺薄,不知其中厲害,大步向前走去。那聲音似野獸打鳴,越來越近,「快

回來!」郭襄大喊。



隨之轟隆一聲,郭襄便被拋出數仗。襄兒自幼多怪,不好習武,但生於武學

大家,基本的體魄還是有的;來不及多想痛處,便大聲喊叫,來人啊!快來人。

多虧母親對這對小兒女疼愛有加,隨身有下人看護。



郭破虜是被家丁擡回去的,身無大礙,只是昏迷不醒。便請了郎中,「怪哉,

郭公子身體無恙,卻不醒人事」,郎中又把了把脈若有所思道,「郭夫人不必擔

心,貴公子身無大礙,想來應該是受到外物驚嚇,傷了神誌所致暫時昏迷不醒,

待我開幾服藥給他喝下,應該很快就會醒來。」黃蓉這才放心下來,郭破虜乃郭

家獨苗,自不敢怠慢。黃蓉派人取了些許銀兩,送走郎中,便把襄兒叫到跟前,

斥責起來。



沒人發現的是,郭破虜那變的有些邪魅的臉盤兀自笑了一笑,還有他身下的

那小家夥也跟著大了一圈。



黃蓉心疼愛兒,親自給虜兒入了藥;可是這郭破虜一睡就是兩天兩夜都未醒

來,黃蓉一直在跟前守著,心里越來越擔心起來。黃蓉出自黃門,乃黃藥師黃老

邪之女,對於醫藥金石之術,自是通曉,前日郎中診脈和自己的判斷一致,故而

按照藥方給孩兒服藥。但孩兒一直不見醒來,心中漸有駭然,知是這癥狀並不簡

單。



「娘親,外面有一道士求見。」郭襄不見弟弟醒來,也很著急,她在為破虜

熬藥,聽見門前有人來報,說有一道士要見黃幫主,便進屋喊娘親。「不見、不

見,快去熬你的藥,別來添亂」,黃蓉心中焦急,也不過問來人是誰。「那道士

說他能治弟弟的病。。。」郭襄補充道。



道士身披黃色道袍,兩鬢泛白,胡須自然下垂,手握一根拂塵,對黃蓉作了

一輯,開口道「想必黃幫主是在為令郎的事情發愁」。黃蓉禮貌還了一輯,「小

兒前日在山上出了點事,便一睡不醒,不知如何是好。」「聽聞道長可治小兒,

還請不吝賜教」。



黃袍道士用手背貼了下郭破虜的額頭,把了脈。「黃幫主,貧道前幾日見一

八丈大蛇,便跟蹤到此,聽說郭公子有恙,想來定是此邪祟作亂。」黃袍道士不

慌不忙,又撐開郭破虜的眼皮看了看,「眼色空洞無光,神皮虛泛,正是邪氣入

體之狀,」說著便雙手合攏,食指交加,點向郭破虜人中二脈,運起氣來。



「有這麼大的事物。」黃蓉將信將疑。「世間飛禽走獸皆有生有死,所聞蛇

之生死不過長則七八年,短不過數月。能生成這等巨物,未知幾年,怕是道長多

慮」,黃蓉不置可否。但見道士條理有序,指勁有力,心想此人武功應該不淺,

倒也不像是賣弄,且看他如何處置。



「黃幫主所言甚是。」黃袍道士接著又說道:「不知黃幫主是否聽說過神雕

大俠」。



「略知一二,江湖傳言神雕大俠武功高強,好楊善除惡。但江湖人士也只知

其名未見其人。」黃蓉心中微有不悅,她只關心小兒何時好起來,對於大蛇附體

之說,自是不信。



「江湖之人概知神雕大俠,卻不想神雕大俠,神雕在前,大俠在後。」「貧

道聽說那大雕高過人身,羽過之處,飛沙走石,如同妖物……」黃袍道士邊運氣

邊說話,「貧道只是想說萬物生靈皆有定數,如此之事確實匪夷所思,但黃幫主

也不必在意,郭公子吉人自有天象。」



黃蓉自覺見多識廣,但也只得點頭,沒有話說。



不多時,破虜咳咳的咳了兩聲,「貧道已將作亂之物鎮住,黃幫主不必過於

擔心,想來應是郭公子年少少武,才給了那邪物可乘之機。」破虜悠悠醒來,不

明所以,只道「娘親,娘親……啊,頭好痛。」破虜少年心性,還不知道發生的

事情。



黃蓉聽得小兒出聲,不甚歡喜。「虜兒,娘親在,沒事了。」



安頓了下人照顧破虜。黃蓉道「今日小兒多虧道長相救,還不知道長尊姓大

名。」「如此大恩,改日必和我家夫君登門拜謝。」



「貧道清和,黃幫主不必客氣,貧道素聞郭靖郭大俠乃國之義士,黃幫主也

女中豪傑,這點小事不足掛齒。」說完,道士擺了擺拂塵,心有憂慮的說道,

「不過,貧道只是暫時止住了公子的汙穢之氣,若要徹底根除,還需另請高人了。」



黃蓉面露難色,黃蓉世出黃門,本不信這世間的怪力亂神之事,但發生在破

虜身上的事情,也非常理能解。「敢問道長,可解之人何人也。」



「貧道愚笨,資歷不及我師兄,要是我師兄還在就好了,」貧道黯然,「不

過我師兄生前常提起一燈大師,貧道也久聞一燈大師乃當世武林數一數二的人物,

想來必定有過人之處,當可解。」



「原來道長也知道一燈大師」。一燈大師乃當世高人,人稱南帝北丐,東邪

西毒。郭靖、黃蓉都曾和此人有過交集,黃蓉想起十多年前身中鐵砂掌,請一燈

大師幫忙的事情。又想到小兒,便覺安了心。



時間不早,道士動身要走,黃蓉挽留,道士謝絕。道長走時看了看,又交代

「郭公子有恙未清,祛除邪祟不宜耽擱,越早越好。」想了想又說,「黃幫主路

上如遇公子有異常之舉,定不可妄動,萬事小心,以防不測」。



離開不久,黃袍道士像是想起了什麼,臉色陰晴不定「此等孽障定不會生出

什麼好事。啊!不妙,黃幫主他們母子……」啊!一聲,道士像是受到什麼重擊,

倒地而亡。



且說那郭靖人在襄陽,整天忙於抗蒙大計,自然是不知道家中妻兒所發生的

事情。



黃蓉心急小兒,安頓好了郭襄,便找了船獨自帶著兒子順水南下,去找一燈

大師幫忙。郭破虜生性有些懦弱,很少出過遠門,這點倒不像他的父母。好在路

上母親呵護有加,郭破虜雖不同往常,一路上倒也相安無事。



這天晚上,黃蓉母子吃了些許幹糧,便開始入睡。



約莫夜半時分,一陣陰風吹過,郭破虜突然醒來,只見他臉色異常發白,大

笑一聲,便將雙手伸向黃蓉胸前,大力揉戳起來。黃蓉身懷絕技,便已醒來。事

出突然,白天還好好的兒子,現在卻不軌起來,看著眼前熟悉又陌生的兒子,和

那依然爬到胸前的大手,黃蓉又驚又羞。慌忙伸手去推破虜,卻怎麼也推不開。

黃蓉大急,便更加了幾分用力,郭破虜卻無動於衷。



「虜兒,快點放手!我是娘親。快聽話,別頑皮了,不然我要生氣了」。平

時乖巧的小孩子,此時表現有點反常,一雙色手在美婦人的豐滿奶子上抓來揉去,

明顯超出了母子間的親情範疇,身為人婦的黃蓉自然感覺這樣不妥,連忙阻止。



郭破虜不管眼前美人說話,伸出一只手來便去掀黃蓉薄紗衣裙,「娘親的奶

子好大,好軟,摸起來好舒服。」



黃蓉雙手拒絕,可是力氣卻不如郭破虜,黃蓉抵擋不住,心覺孩兒幾時有這

等力氣,知此不尋常,眼見上衣裙要被掀開,來不及思考,又羞又惱,「虜兒快

點放手,不然娘親真的要生氣了。」黃蓉手腳並用,推拒破虜。



郭破虜此時力氣奇大無比,他沒有去管母親的反抗,只是喘著欲望的粗氣,

一手攔腰抱住黃蓉,一手操起黃蓉薄紗下擺掀開衣裙,頓時,一對兒豐滿膠乳彈

跳出來。黃蓉習武之人,身材姣好,更加皮膚白皙,善於保養,這對乳兒真是艷

麗碩大,白里透紅,異常堅挺,毫無下垂。「美人兒娘親,兒子摸得你爽不爽,

你的這對奶子以後就是我的了。」郭破虜揉捏並舉,雙手覆蓋住黃蓉的奶子,手

法極其下流,還不時用手指去夾黃蓉的乳頭。



乳頭被夾住拿捏,黃蓉「啊」的叫了一聲。古人倫理綱常理法深嚴,兒子怎

敢如此調戲自己,要知道黃蓉雖然疼愛兒女,但威嚴與呵護並舉,怎麼也不會想

到會發生如此難堪的事情,此時便想起那黃跑道士的話來,心知定是那邪祟作怪,

以黃蓉的武功,本可以輕易制服郭破虜,可此時被郭破虜抱在懷里,卻顯得軟弱

無力。小破擄雖然頑皮,但平時對母親黃蓉畢恭畢敬,想到此,黃蓉便覺得身上

的男兒不是尋常那般,再看向他的臉龐,發現兒子此時面色泛白,神情異常。於

是著急問道,「你是誰,你不是我的兒子,快點放開我。」



黃蓉整個人被壓在身下,慌亂掙紮,更加激發了郭破虜的欲望獸性。他一只

手握住黃蓉的奶子用力撫摸,另一只手向黃蓉下體伸去。「美人兒只管享受就是,

你男人遠在千里之外,你的身體得不到澆灌,一定也很想做那種事吧……瞧瞧你

這奶頭都硬起來了,還有這身體,白皙滑膩,今兒個咱們好好玩玩。」



黃蓉逃脫不開,心中恐懼,慌忙夾緊大腿抵擋。身為娘家婦女,黃蓉心中羞

愧害怕,羞的是乳頭被愛撫的堅硬了起來,怕的當然是失了貞潔,況且現在貼在

她身上的男人是他唯一的兒子。儒家禮教對倫理看的很重,自己的兒子要對她做

淫邪之事,實在難以想象。



不過黃蓉也不同於一般人家容易屈服,哪怕身臨險境也要弄清此事,至少她

也要為了兒子著想,她可不願看到人兒兩失。「你到底是誰,為什麼要害我的兒

子,我兒子在哪里?」到底是母親,此時想的還是兒子的安全。



「我不就是你的兒子嗎,怎麼娘親連自己的兒子也不認識了。」郭破虜見黃

蓉將雙腿夾緊,也不著急,翻身將嘴撲向黃蓉臉龐。



身上孩兒的小臉越來越近,嚇得黃蓉連忙扭頭躲避,帶著幾縷發絲披散開來,

此時黃蓉氣息有些紊亂,臉色漲紅,嬌艷欲滴。能和她如此親近的人就只有過郭

靖一人,不過那是她明媒正嫁的男人,而身上這個男人是她和郭靖的愛子。郭破

虜挨近了娘親,聞著她身上散發的馥郁蘭香,便伸著嘴巴向黃蓉的臉龐和頸部舔

吸起來。



舔咬了一會,郭破虜還覺得不過癮,平時高高在上,威嚴的娘親,此時羞紅

著臉被壓在身下,想到此,郭破虜的欲火更盛了,連忙去尋著美人的嘴兒咬去,

身為母親的黃蓉自然是不給,扭著頭不讓小破擄得逞。



「美人兒娘親,快把舌頭伸出來我就告訴你。」如此成熟美婦,香艷照人,

郭破虜只想好好品嘗一番,郭破虜整個人已經貼在黃蓉身上,一手緊抱身下美人,

一手在黃蓉的大腿上恣意撫摸。說完便盯了黃蓉一眼,那是在警告黃蓉,如若不

然,會對你兒子不利。



黃蓉乃貞潔烈女,心中憤然,定是不肯伸出舌頭,只得閉上雙眼,不在搖頭。



郭破虜知道身下美婦不肯就範,但也不敢反抗,便低下頭親在了美婦人的嘴

巴上,郭破虜嘴巴閔起,撕咬啃嘬,把舌頭伸了出去就要往黃蓉嘴里鉆。



黃蓉想要拒絕,禁閉雙唇。郭破虜沒能頂開美婦人的嘴巴,便雙手浮上美人

的大奶子,食指並用,用力夾了下大奶頭。



兒子調戲母親的乳房,這禁忌的感覺太刺激,黃蓉身體抖了一下,並「啊!」

的叫了一聲。這一開口,便發現不妙,因為嘴巴已被兒子的舌頭闖入。這種親密

的接觸,是黃蓉從來沒有體驗過的,郭靖是一個不懂風月的人,平時二人做這種

事情都是草草了事。



沒成想,這艷麗的唇瓣卻被兒子占有了,小破擄舌頭伸進娘親的嘴巴里,便

一通吮吸,帶出美人的香甜津液不斷傳入口中,小破擄繼續將舌頭往娘親的嘴巴

深處磚去,直到舌尖觸碰到黃蓉的舌頭。不管願不願意,其實男女情愛之事,對

雙方的刺激都很大,就像此時,舌尖觸碰舌尖,異性加之母子身份,使雙方的感

覺都太過於強烈,於是雙方都打了個戰栗。



小破擄一邊舔咬著美艷娘親的舌頭,一邊還不忘伸出色手繼續愛撫著美婦人

的碩大奶子和豐滿大腿,黃蓉下身的衣裙隨著郭破虜的動作,漸漸松垮,小破擄

順勢一手撤掉了娘親下身的衣服,緊接著就把手往黃蓉的下體摸去。



黃蓉身上多處敏感地帶被撩撥,面色變的越來越潮紅,身體也跟著滾燙起來,

發現兒子退掉了她的衣裙,色手也跟著來到了她的屁股肉上,黃蓉知道再這樣下

去,必然會釀出大禍,連忙一手擋住了小破擄欲攀上她陰部的色手,另一只手運

了少許功力去推郭破虜。



可是沒想到,郭破虜只是反手擺了一下,便化解掉了黃蓉的推拒。剛才是怕

傷到兒子,所以黃蓉只出了兩層掌力,沒想到卻被平時軟弱的兒子輕易化解掉了。

小破擄沒有在意娘親的舉動,伸手繼續愛撫著美人兒的一對豐滿白皙大乳房,跟

著一只腿也伸進了黃蓉欲夾緊的雙腿之中,並輕輕的上下伸動摩擦著娘親的光滑

大腿。



黃蓉心頭驚懼難堪,顧不了那麼多,收回掌心,再次發力,往身上男人的上

身劈去。



還好,小破擄眼疾手快,接了一掌。這麼靚麗動人的美婦人,小破擄也怕傷

到了她,他可要好好的享受這具美肉呢,所以發力的剛剛好。「好狠心的娘,我

可是你兒子,是你身上掉下來的一塊肉,連兒子都不想要了嗎?」



「有這樣對待親生母親的兒子嗎?你知道你是在做什麼嗎,大逆不道。」想

到剛才幾乎用了全力,但卻絲毫奈何不了身上的這個男人,黃蓉愈發覺得不可思

議。郭破虜從生下開始,就容易生病,身體柔弱不說,武學方面質資也奇差,絲

毫就沒有遺傳到他父親郭靖的體魄,可是此時卻表現的異於常人。



「不,你不是虜兒,你究竟是誰。」黃蓉大驚失色,只想著怎麼逃脫這難堪

的境地,「我是郭靖的夫人,黃藥師是我父親,快把我孩子還給我,不然……」



「不然怎樣。」看著娘親緊張的樣子,小破擄伸手往美人兒的下體陰部摸了

一把,雖然黃蓉的三角地帶還隔著一層內衣,但入手處還是能感覺到一陣溫熱,

小破擄只是摸了一下,又伸回了色手放到鼻子處聞了下,拉長了聲音說道,「娘

親的下面真香……」對上黃蓉的目光,小破擄調戲的意味十足。



「你……下流。」慧潔華貴的俏黃蓉從來沒有被人如此無禮的對待過,小破

擄的舉動直弄的黃蓉大羞,臉色通紅,扭過頭不敢看向兒子火辣的眼睛。「他們

會對你不客氣的。」



「既然這樣,那我要先對你不客氣了,美人裙下死,做鬼也風流,你說是不

是啊,美人兒娘親……」小破擄淫蕩十足的說完,伸手就要去扯美人兒的內褲。



「你住嘴,不要亂叫。」



發現身上人的動作,黃蓉一陣羞急害怕,連忙回手掩住下體內褲,可是力氣

和身上的男人相比,還是差了一截,眼見薄內褲搖搖欲墜,黃蓉連忙掙紮道,

「虜兒醒醒,我是你娘親啊,虜兒不要……你對虜兒做了什麼,快把我的孩子還

給我。」



拉扯中,撕拉一聲,美人兒的內褲化成布片,被扯了下來,純白布片如娘親

一樣純潔,小破擄將娘親的內褲拿在臉上親吻把玩了一會,便揉成一團,裝進了

衣袖,這是美婦人穿過的內衣,他要好好珍藏。



沒有了內褲的保護,黃蓉門戶洞開,只能盡量夾緊一雙雪白大腿,一對小手

也忙著掩住春光。



看到美人在前,嬌羞欲哭,小破擄滿足感十足。便桀桀桀的露出了真面目,

再次開口說出話來,「我乃南山靈蛇,本已練入化境,只待升天。誰知,那天你

家小兒闖入,害得我上天不成,卻屈與此等凡人肉身之上,你說我虧不虧……幾

百多年的修行就這樣被破壞了,也許這就是天命吧……不過也好,有得此等美婦

人兒作樂,也值了,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