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锋玖玖网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暴力虐待» 女體解剖實驗

女體解剖實驗
发布时间:2019-05-26 01:35:47   浏览次数:604



? ?? ? 公元2XXX年,依賴高度發達的的科技的人類醫學已克服所有障礙,甚至達到了隨心所欲的地步



聖諾高中是W市的一所私立高中,全市有權有勢的學生都集中在這裡,當然,即使如此他們依然是少數人。



“王大為,你怎麼搞的,說了多少次生物試驗課一定要到,你怎麼又跑了!”大發雷霆的校長對著王大為和幾個學生大罵著,對於這個頑劣學生他實在是頭疼極了。



王大為的頭低低地不敢看校長,在這個學校裡能管他的也只有校長了。



“校長,您別生氣,現在時間還早,就讓他們重新把試驗做了吧。”剛剛把王大為舉報上去的班長雪菲趕緊為他們求情。



“哼,看在你們班長的份上,好吧,去把試驗做了就不罰了。”余怒未消的校長說。



王大為和他的朋友小勇,阿財,儀虹幾人低著頭離開了校長室,班長雪菲一邊走還一邊幫他們說好話。



“你們等著,我去找陳老師拿實驗室的鑰匙。”雪菲說完就跑開了。



儀虹對著她的背影豎起了中指,“我呸,有什麼了不起的,不就是長得漂亮,靠著大胸部做了班長嘛。”



王大為勸說道:“阿虹,算啦,今天要不是她幫忙我們就完了,她很好人的,再說妒忌班長的女生也不是就你一個。”



小勇說:“媽的,要是有機會真想搞上她,看著就讓人受不了。”



“算了吧你,先照照鏡子去。”阿財頂了他一下。



他們正談著,雪菲跑回來了,一臉愁容地說:“遭了,鑰匙是有,但是做試驗的阿姨回去了,怎麼辦。”



“哈,那就不用試驗了。”王大為幸災樂禍。



“你想得倒美,明天還不被校長吃了。”阿財又頂了王大為一下。



就在他們無計可施時,雪菲咬咬牙,跺著腳說:“算了,我來當試驗體。”



“你!?”王大為驚訝地看著她。



“我,我也是人,怎麼不行,你們不要就算了,明天等挨罵吧。”雪菲一臉不快。



一行人來到學校的生物實驗室裡,這裡的器具十分繁多但擺放還算整齊,在人體試驗室裡,一張安裝了很多設備的床放在那裡,房間裡白色的燈光像太陽一樣亮。



雪菲站在床前,猶豫了一下說:“你們,記住別說出去是我當試驗體的哦,今天是特例。”



“好好,我們絕不會出賣班長大人的。”王大為點點頭。



雪菲躺在床上,又猶豫了下,“記住,這只是試驗,別想歪了哦。”



小勇奇怪地說:“想歪什麼?”



“我,我,哎呀,試驗內容是觀察心髒啊,你有沒看過書呀。”雪菲急得眼淚都要出來了。



“心髒?怎麼了?”小勇摸了一下自己的心髒位置,突然想起了什麼,“啊,啊,那不是要看你。”



雪菲點點頭說:“記得鎖好門,別讓其他人進來哦。”



“哼,誰稀罕。”儀虹瞟了她一眼。



“你再說就讓你來當試驗體。”王大為有些怒了。



“啊!”儀虹嚇得低下頭去不敢說了。



雪菲躺到雪白的床上,猶豫了一下還是解開了自己的上衣,露出裡面包裹著少女美胸的乳白色胸罩。她對著王大為說:“好了,接著你們自己來吧,別緊張,很簡單的。”



王大為點點頭,伸手拉過床頭的一支長長的探針插在雪菲的脖子上。



“班長,按哪個啊?”王大為摸索著床上的按鈕。



“嗯,那個除痛和停止血液就行了。”雪菲回答。



“有什麼用啊?”小勇不解地問。



“笨蛋,這樣我們的班長就不會感覺到痛,血液也不流動了,做這種試驗都要這樣的。”阿財說。



“好啦好啦,要開始了。”大為邊說邊脫下雪菲的胸罩,一對迷人的半圓形乳房暴露在空氣中,不是很大,但是外形近乎完美,處處透著青春的氣息。粉紅色的小乳頭挺立在空氣中,征服著所有人的視線。



“啊。。。”小勇看得呆了,大為見狀一拳打在他鼻子上,“看什麼呐,班長,我幫你教訓他了。”



雪菲微笑著點點頭說:“大為,別老欺負小勇嘛。”



“好了好了,要沒時間啦”儀虹不耐煩地推開他們,她把雪菲的雙手放在床頭的金屬束帶裡扣緊,阿財在後面也把雪菲穿著白色襪子的雙腳扣緊。



大為拿了些手術刀分給他們,自己晃動著手裡的刀子說:“好,開始了,從哪裡下刀呢。”



“是從這裡嗎?”小勇還是念念不忘雪菲的乳房,拿著刀在上面晃悠。突然,鋒利的刀鋒在雪白的乳房上切開了一個小口子。



“你,小心些嘛。”雪菲不高興地撅起了嘴。



“這個笨蛋。”阿財一把推開小勇,自己捏住雪菲的乳頭,拉得長長的。



“嗯。”盡管沒了痛覺,其他感覺還是有的,未經人事的少女被突然被捏住乳頭,一陣電流般的感覺傳遍雪菲全身。盡管沒有體驗過,但雪菲並未覺得有什麼不舒服,相反的這種感覺使人有點興奮。



不過看到自己乳頭被捏住,雪菲還是瞪了阿財一眼。



像是沒看到雪菲的眼光似的,阿財對其他人說:“要看心髒,班長這對礙事的東西還是切了吧。”



大為看了看,點點頭說:“嗯,好像是的。”



“你們。”雪菲忍不住了,“有沒看過書的,要看心髒關哪裡什麼事?”



“嘿嘿,我們笨嘛,還是切掉的好,反正一切都可以還原的,班長大人放心啦。”阿財笑著說。



“噢,要切班長的大咪咪了,YE!”阿勇十分高興。



阿財給了他一拳,連使眼色,“真是個笨蛋。靠”



雪菲苦笑不得,只好說:“好啦好啦,怕了你們了,隨便你們啦。”



阿財一把推開小勇,自己拿著手術刀,一手握住雪菲的乳房,繞著淡淡的乳暈切了一個口子,然後把刀伸到切口裡來回拉鋸,切口處的乳肉隨著刀鋒的移動而來回拉扯。



大為手抓著雪菲的另一只乳房,先在雪菲的乳房根處切了一個小口,然後刀子沿著這個小口慢慢往裡面切。



“阿財,你干什麼?”雪菲注意到阿財想割掉她的乳暈,大叫道。



“班長,你不是說隨便我們麼,那就看著好了,放心沒事的啦。”阿財輕描淡寫地回答了雪菲。



大為沒有理會阿財那邊的事,他對其他人說:“阿虹,你幫我抓住乳房,小勇你在另一邊切,別切歪了。



儀虹用一只手提著雪菲的乳頭,不讓她的乳房移位,小勇大呼著,拿起手術刀往乳房的另一邊根部就切。



冰冷的刀鋒在敏感的乳房裡面切割,沒有痛苦的雪菲感到一股異樣的感覺傳遍全身,說不出的舒服。



柔嫩的乳房肉很容易切開,不一會兒,雪菲的乳暈被完整地挖了下來,位於中間的乳頭卻是完好無損。阿財把那片乳暈放在盤子上,然後抓住雪菲的乳頭拉得長長地,手起刀落,粉紅的小乳頭也掉在盤子上。



阿財拿著刀,撥弄著雪菲乳房斷口的肉,指著幾條管狀的組織說:“你們看,這是咱們班長的輸乳管。”



“輸乳管?什麼是輸乳管?”小勇問。



“就是班長奶子裡運輸奶水的東西。”王大為比劃著解釋,末了還說:“你他媽的專心點好不,要看待會看個夠,這邊也有呢。”



小勇嘟噜著繼續工作,沒有血液流動的乳房切口十分工整,血紅血紅的,閃亮的刀子就在這上面切割。



阿財這邊,他很仔細地切開乳房一側的皮肉,一掀開,裡面包裹在囊狀組織裡的黃色脂肪露了出來。“脂肪囊,”看到好奇的小勇探過頭來看,阿財先說了出來,“咱們班長的咪咪就是這些多才這麼大的。”



“就是,實驗室做試驗體那個阿姨胸前簡直是平的,上次看老師割開了才一點點脂肪。”專心自己工作的同時大為說了自己的看法。



“喂,你們想拆了我的乳房啊。”雪菲沒好氣地說,“上次做試驗又不見你們這麼認真。”



“沒辦法,班長你的乳房實在太美了,我們看看,就這一次啦。”阿財陪了個不是。



說著說著,阿財換上手套的手配合著手術刀在雪菲的乳房裡掏出一大塊脂肪囊。失去大量脂肪的乳房嚴重變形,像只漏氣的氣球一樣變得皺巴巴的。阿財繼續著自己的工作,靈活的手術刀又切斷了很多纖維束,他切下一塊血紅的肉塊,拿出來說:“看,這是班長儲存奶水的地方,位於輸乳管的末端,叫做輸乳管窦,大吧,咱們班長將來有了孩子一定很有奶。”



“阿財,別欺負我嘛,再亂說明天我告訴校長。”雪菲氣急了。



“我只是解釋給小勇聽聽,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阿財一臉的歉意。



這邊大為手中的乳房已經有一半離開了身體,軟軟的乳肉壓在他和小勇的手中,十分舒服。盡管知道雪菲不會疼痛,但把她敬為天人的小勇還是很小心地割,生怕太大力了。



他割了一會兒,突然問:“大為哥,這裡好像有些肌肉,割還是不割?”



聽到他詢問,大為一時也說不出來,阿財探過頭看來下說:“這是胸肌筋膜。另一端連於皮膚,將班長的乳腺固定在胸部的,這些起支持作用和固定乳房位置的纖維結締組織稱為乳房懸韌帶,割吧,這也是乳房的一部分,沒有它們班長大人的奶子就不會這麼挺了。”



雪菲狠狠瞪了阿財一眼,阿財吐吐舌頭不敢說了。



“哇,財哥你怎麼懂這麼多。”小勇很是佩服。



“好色鬼,專門研究女人的乳房,當然清楚了。”阿虹頂了他一下。



阿財臉色變得很暗,不再說話只是專心切割,不一會兒他已經把乳房裡包裹著的組織都割了出來,盤子裡一塊塊的滿是乳房的碎塊。



看到自己驕傲的乳房被割成碎塊,雪菲不禁沒有感到難過,相反地想著這些畫面她就覺得十分興奮。



被挖空的乳房像個沒氣的氣袋一樣堆在胸前,雪菲哭笑不得,只是催促他快點。



大為這邊很快也完工了,完整的乳房被切割了下來,放在鐵盤上。



儀虹抓起一只乳房,在手中擠壓了一下,看著流出來的血水說:“菲姐,你這裡讓我想起了去買豬肉啊,看起來沒什麼區別嘛。”



“啊!?”雪菲一時愣住了,隨即滿臉羞紅。



雪菲2個乳房都被割了下來,胸前留著2個紅紅的洞,看到她有些傷心,小勇不斷地代表4人向雪菲陪不是,弄得雪菲好難堪,只能附和著答應他。



“該進入正題了。”大為一邊說一邊拿了把小電鋸過來,“阿勇,幫我抓住電鋸,我們鋸開班長的胸部。”



他們2人把電鋸從雪菲的脖子下面開始一直鋸到肚皮前,骨頭碎裂在房間裡回蕩,雪菲的胸骨被生生鋸開,大為雙手一撐把她的胸部撐開,透過骨頭可以看到微弱跳動的心髒和蠕動的肺葉。



阿財湊到心髒前觀察,說“原來用了那個維生裝置心髒還會跳的啊。”



寫報告吧,大為丟給他們幾個電子記事本,“按著上面的表格一一填好,看著班長的心髒做就行了。”



試驗很簡單,所有表單很快就填完了,大為把筆記本一丟,說:“啊,真累,可以回去了吧。”



小勇盯著雪菲那穿著淡藍色裙子的下半身,咽了咽口水,說:“大為哥,我想讓班長教教我女人那裡的結構,上次沒去聽課。”



阿財立刻附和道:“對對,既然來了,干脆看個遍吧。”



雪菲明白他們是什麼意思,沒好氣地哼了一聲,想說句罵人話,但身體裡好像有什麼莫名的欲望浮了上來,她說:“嗯,那你們可要快點。”她不知道自己為什麼要同意,只感到自己的臉上火辣火辣的。



大為馬上明白了他們的意思,聽到雪菲同意更是大喜過望,他馬上又戴上了手套。



阿財迫不及待地脫下雪菲的裙子,露出裡面的內褲。雪菲的內褲在陰部的地方有塊小小的水跡,阿財立刻明白了是什麼回事,趁其他人還沒看到馬上把她的內褲脫了下來。



小勇看到雪菲美麗的私處露了出來,馬上湊過去聞了聞,他一邊吸著空氣一邊說:“哇,班長下身的騷味好重。”



阿虹聞了一下說:“這種味道跟那個做試驗的阿姨差不多嘛,一樣的臭,人再美這裡也是一樣的味道啊。”



雪菲羞紅了臉說:“虹姐你胡說什麼。”



阿虹不去搭理她,她按了下床邊的一個熒幕,對著小勇說:“你不是想學嘛,這裡是女人陰部的構造,你照著上面的圖把班長的陰部割碎就行了。”



小勇點點頭,一手拿著手術刀,一手扒開雪菲的陰唇慢慢觀察。雪菲未經人事的地方被男人的手碰到,一陣觸電的感覺讓她身體抖了一下,隱隱地竟有些期待那雙手的進一步撫摸。



剛才濕過的陰戶,現在還有些濕潤,散發著迷人的光澤,毛也不多,雪菲從頭頂的一個熒幕裡可以看到自己的陰部那裡。



“阿財,我們從上面開始切,那裡就交給阿勇了。”大為遞給阿財一把刀子。



阿財點點頭,他和大為2人從雪菲的肚皮開始,沿著剛才的切線繼續往下割。他們對於這個美女班長的身體此刻是一點也不憐惜,那些白嫩的皮膚在刀子面前紛紛裂開。



這邊小勇還在猶豫應該先割哪個部分,阿虹可不高興了,“你們都有事做了,那我怎麼辦?看你們做?”阿虹朝大為抱怨道。



“不喜歡你可以走啊。”大為也不想理她。



阿虹無計可施,想了想裝起笑臉對雪菲說:“菲姐,我聽說你的腳好漂亮,讓我研究下好嗎?”



雪菲因為陰部的刺激而有些興奮,一時也沒有多想就同意了。



得到授命的阿虹馬上脫下雪菲的襪子,拿著一支手術刀對著這對光滑嫩白的腳丫端詳起來。



這邊小勇一手抓著雪菲的大陰唇,一手拿著把小刀來回鋸,由於感覺不到疼痛,雪菲感到下身傳來一陣陣舒服的感覺,一時竟有了自己去摸的沖動。



大為和阿財割得很快,不用多久就來到了雪菲的陰部上面,他們2人分別往2邊把雪菲的肚皮拉開,裡面的器官頓時清晰可見。



阿財和大為合力把雪菲粘呼呼的腸子一股腦地搬到外面的盤子上,大為大力地拉扯,阿財即不斷把連接腹腔的韌帶切斷。



看著盤子上的一大堆腸子,阿財抓起一段,擠了幾下,從直腸裡出來幾塊糞便。大為捏住了鼻子說:“好臭,班長你今天沒大便?”



雪菲羞紅了臉不去回答,可阿財還沒放過她,他繼續加壓,邊按邊說:“看來,我們的班長肚子裡面的臭東西還真不少嘛,看,這顆玉米還沒消化呢。”



雪菲剛想反駁他,那邊的小勇已經把她的2片大陰唇都切了下來,放在盤子裡,這時的他又捏著陰蒂準備割下去了。



雪菲“啊”的一聲呻吟,一股淫液不由自主地從陰道口流了出來。小勇像發現新大陸似的大喊大叫,還把那些液體粘在手指上舔了一下。



看到雪菲的身體有了反應,阿財伸手捏住她的子宮狠狠抓了下去,流出來的液體更多了,小勇一刀把她漲大的陰蒂割了下來,也放在盤子裡。雪菲輕輕地扭動著身體,這種刺激的感覺讓她十分陶醉。



阿財和大為2人分別把雪菲的卵巢和子宮割了出來,看著自己的生殖器官,雪菲有種說不出的感覺,但是心底隱隱感到一陣異樣的暢快。



儀虹摸著雪菲的腳心,抓起她的一只腳趾,用刀子狠狠鋸了下來,對她來說,看著這只秀美的腳裸被割碎真是說不出的痛快。



小勇又把雪菲的2片小陰唇割了下來,嫩嫩的肉片也被放在盤子上,他照著熒幕上的標示換了把長刀,慢慢插進了雪菲的陰道上面。



大為研究著手中的子宮,他把這個桔子棒的器官從中間分成2片,然後用手摸著子宮裡的嫩膜。阿財更加過分,他先是把手裡的卵巢切成幾片,然後一把切了雪菲的膀胱,把卵巢放進這個容器裡。



看到自己少女的卵巢被浸泡在自己尿液裡,雪菲感到一陣異樣的興奮,但隨即又有一股更加強烈的刺激,小勇把她的陰道整個割了出來,像個肉腸一樣。



現在雪菲的下身空洞洞的什麼都沒了,她沒好氣地催促他們快點。阿財應了一下,可轉身竟把手裡的膀胱拿到雪菲面前。“班長,喝一下試試,好好喝的,你沒嚼過自己的卵巢吧。”



大為拍了阿財的頭一下:“笨蛋,班長的腸子沒了,現在喝會全部漏在肚子裡的。”



雪菲快要急哭了,她說:“你們還沒完啊,看完就算了嘛。”



“你喝下去我就不再玩了,班長大人。”阿財還是不依不饒。



雪菲只好張大嘴巴讓他把尿液擠進自己的嘴裡,不知道為什麼,含著自己的尿液,吞下自己的卵巢讓雪菲臉上一陣陣發燙。



小勇把那段陰道切開了平放在雪菲面前說:“班長,你這裡的肉好嫩啊,看。”



雪菲看了那段布滿褶皺的陰道一眼,立刻羞紅了臉不去看,可過了一會又忍不住再轉過來看,那段自己作為女人驕傲的部分現在躺在那裡,心裡不由得一陣興奮。



大為正捏著雪菲的子宮,突然伸過來一只沒有腳趾的腳,一看,原來儀虹把雪菲的整個腳盤都切了下來。她說:“聞聞,原來班長這麼漂亮的人腳也是這個味道的。”



雪菲望著自己的腳,臉上一片難堪,好像真的要哭出來,大為一看雪菲真的傷心了,啪的一下給了儀虹一個耳光,逼她給雪菲道歉。



“好了好了,再下去就該把班長分屍了,今天就到這吧。”大為安慰著雪菲,畢竟愛美的女孩子被折騰成這樣心裡不好受的,再這樣下去不知雪菲會怎樣。



他們幾個把盤子裡的組織全都倒在雪菲的身上,大為在熒幕前設定了一下,按下了床頭的一個按鈕,一陣柔和的光線頓時罩住了雪菲,幾百個細細的機械手也忙碌起來。



五分鍾過去,雪菲完好無損地躺在那裡,他們七手八腳地幫她穿好衣服,一點血跡都沒留下。



大為朝雪菲鞠了個躬說:“對不起,我代表他們向班長你道個歉,我們是玩過份了點,希望班長你別計較。”



雪菲原本轉過了臉不去看他們,此時卻說:“嗯,也,沒關系的,你們也沒把我怎麼樣麼,”她突然轉過臉來說,“其實,有些時候還真舒服,以前都沒有過的,謝謝你們哦。”



“啊?”望著雪菲臉上那燦爛的笑容,大為幾個人不禁愣在那裡~~~